第416章 不忠不孝

作者:青铜穗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荆途情场重生之爱上一只小奶狗对不起,不再爱你了锦鲤大仙要出道[娱乐圈]只愿来生与君绝禀告王爷:王妃又去验尸了重生之锦年

紫气阁 www.ziqige.net ,最快更新锦乡里最新章节!

    荣禧堂里,侍卫已经将来龙去脉全部说毕。

    “有没有提到那个刘颂是什么人?”

    “没有,此人自称属下,不知是不是三老爷原先驻地军营里的将领。”

    长公主走到榻旁,坐下来。“去传他来见我!”

    三房这边,炕上已经堆起了五六个包袱。萧夫人衣冠齐整,披着寒风匆匆地进来:“车马准备好了。”

    快速往包袱里堆着文书卷宗的萧祺手未停:“让王福进来把这些都搬出去!”

    萧夫人转身出门。

    这说话的功夫,萧祺手下又已经打包好了一个包袱。猫腰抱着一堆书信站起来时,王福进来了:“老爷!殿,殿下派于公公过来了,传您去荣禧堂!”

    萧祺还没有完全抻直的腰顿在半空。他扭转头,把手上的书札全部放了下来。

    于田带着几个侍卫站在院门下,拢手望着院里。听到院子里传来的脚步声,他循声看过去,萧祺缓步出现在门口。

    于田躬身:“请三老爷随老朽去见殿下。”

    “老爷!”

    萧夫人出现在另一边的庑廊下。

    萧祺看了她一眼:“夫人早些歇着,我去去就来。”说完示意于田:“走吧。”

    萧夫人望着他们出了院子,情不自禁追上去两步,终在宝瓶门下攥着双手停了下来。

    荣禧堂里安静明亮,窗外的雪光与屋里昏黄的灯光对比鲜明,也许因为过于安静,屋里也显出几分肃穆之感。

    萧祺走进门,偌大屋里宫人们一个不见,只有长公主一个人在,她背朝门口立在窗户前,手里捻着一支香。

    “今夜雪好大,母亲莫非是受寒雪相扰,不能安眠?”

    萧祺走到屋里,对着长公主背影说道。

    长公主捻着香转身:“看你一身衣冠齐整,应该也是睡不下去。不过你从戎数年,军营生活可比京城要艰苦多了,应该不会是受风雪所扰才是。”

    “母亲所言极是。今日蒙圣上恩宠,得以升职,儿子寤寐不宁,左思右想,唯恐不能报答圣恩之万一。”

    “皇上虽然升了你的官职,但是佥事这一职却不能掌有兵权,你心里就没有一点不服?”

    “雷霆雨露,皆是君恩。儿子蒙受殊荣,岂敢有丝毫不满?虽然不能掌兵,但从此能长伴母亲左右,也是儿子的福气。”

    “早知道你有这样的孝心,当初我就不该让你出去了。这些年你在外面,想必有了不小成就。只是身子也给拖垮了,如今好容易回来了,正该好好调养才是。你让我去跟皇上说说,去衙门里报到的事情可再缓上几个月。”

    长公主说到这里,从袖口里掏出一本奏折,放在了面前桌上。

    萧祺望着这份奏折,抬眼时目光已有些凉意:“母亲这是何苦?儿子有些成就,对您来说不好吗?母亲悉心地栽培儿子,为了不就是让儿子功成名就,然后带挈萧家吗?”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原本我的确是这么想,若你功成名就,与你与我们萧家,都有好处。但是我如论如何也没想到,我付诸心血,将你当成亲生骨肉,结果却养出你一身反骨!”

    萧祺漠然:“母亲何出此言?世人都知我萧祺一心报国,于我有养育之恩的母亲,如何反倒污蔑起我一片忠心?”

    长公主冷冷扬唇:“那你不如打开这奏折看看,里面是什么?!”

    萧祺眉头微皱,缓伸出一只手,将桌上奏折拿在手里。

    奏折打开,里面却赫然出现了一封书信……

    他倏然抬头望着长公主,目光变幻莫测,最终缓缓将奏折合上:“先前造访过三房的人,看来果然是母亲的人。”

    “我若不这么做,又怎么才能撕下你这一身羊皮呢?”长公主沉声,“楼参是你的人,那宁王也是你害死的?”

    “我可没想杀他,是他们自己撞上来的!”萧祺把奏折啪的放下,“我不让他们死,我就得死!”

    “那个时候你才十几二十岁,你是怎么会有这么一番狠毒心肠的!”长公主厉声怒斥,缓了一口气后,她颤声道:“你已经知道你的身世了,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萧祺沉默了一会儿,在桌旁坐下来:“十三岁。那年先帝的祭礼上,我在母亲房间里发现了一份生辰文书。虽然没写我的名字,但生辰时间是对的,而我的生母,与我后来查到的楚王府的侧妃恰好同名。”

    “即便如此,世上同月同日同时生的人也有不少,仅凭这些你就生出了谋逆之心,不觉得轻率吗?”

    “但是世上又怎会有如此之巧的事情,生辰文书上的人,不但与我同年同月同日生,而且还刚好就在我养母手上,若我不是楚王的子嗣,还能是谁?”

    “那万一不是呢!”长公主怒道,“你就没想过后果吗?你这是谋逆,是反朝!你会将你这一身荣耀全部葬送!还会拉上我们萧家上下所有人为你陪葬!”

    “即便我不是楚王之子,即便我弄错,那万一我成功了呢?”萧祺站起来,“儿子筹谋到如今为止,不是一切都很顺利吗?若是成功了,那我不亏,母亲就成了皇太后,母亲也不亏!当一人之下的皇太后,死后配享皇后尊荣,不比当长公主要强吗!”

    “你这是不忠不孝,还要把我也拖下水!”长公主奋力扇了他一巴掌,“你反的是谁的朝?反的是我弟弟的朝!我抚养的儿子成为了反贼,你以为我死后还会得到什么赞誉吗?!”

    萧祺捂着脸颊,怒视回去:“史书都掌握在成功者的手里,只要儿子君临天下,旁人敢说什么?当年我父亲死在皇帝手上,如今在他们蛊惑下,他们篡位我就变成了天经地义吗?!”

    “那是因为你父亲的确是做错了!”长公主咬牙道,“是他猜忌皇帝!那样的胸襟,即便他当时没对皇帝下手,等他继承了皇位,登基之后,如今的皇帝在他手下也会没有活命!不然的话,他怎么会舍得当庭自刎!”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