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6章 宣布死讯(2-3)

作者:谋生任转蓬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不朽凡神牧龙师肆意称王临渊行长夜余火朝仙道大奉打更人重生之都市天尊

紫气阁 www.ziqige.net ,最快更新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最新章节!

    上章大帝反而微微一笑,口吻高高在上道:“本帝若真明抢,你又将如何?”

    “你……”

    著雍帝君心中微怒,又忍了下来,轻哼道,“大帝想要仗势欺人?”

    “本帝可不想这样,但你非要这么想,本帝能有什么办法?”上章指向地面上的海螺说道,“不如问问她,愿意跟谁走?”

    著雍帝君从不喜欢这种做事的方法。

    太虚做事情,何须问这些蚂蚁的态度。考虑到这些蚂蚁与众不同,甚至未来会是绊倒大象的蚂蚁,还是给点尊重的好。

    想到此处,著雍帝君十分爽快地道:“好!”

    两人同时看向海螺。

    上章大帝问道:“丫头,大帝和帝君,还是有区别的,你可愿跟随本帝?”

    上章这么说话没毛病。

    简洁扼要。

    只要脑子正常的都会选择跟随更高级别的大帝,而非帝君。

    著雍帝君又岂会听不出上章话中意思,心中恼怒,但没表现出来,而是道:“小丫头,你若跟随本帝君,著雍的殿首,给你。”

    许点实际的东西,比什么都合适。

    说完这个,他怕还不够,立马补充道:“本帝君虽然严苛了些,但向来刀子嘴豆腐心。你若跟了他,只怕是没什么好下场。”

    上章看了一眼著雍,说道:“你若跟随本帝,上章的殿首,许你。”

    “……”

    太虚的修行者们,看得惊讶。

    太虚种子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许多年来,太虚在大地裂变以前,就陷入了严重的内耗当中。十殿之间的相互竞争一直都存在,且越来越严重。冥心大帝建立圣殿,而非入住十殿之一,就是要凌驾于他们。十殿之间的矛盾,他也不会去过问,以此相互牵制,保持平衡。这也是冥心的帝王心术。

    屠维殿的银甲卫,也被玄甲卫杀掉不少,冥心大帝也没过问。

    十殿之间的竞争,延续到了太虚种子的争夺上。

    每一颗种子,可诞生一位至尊。这对于任何一方势力,都是莫大的助力。

    众人看向了海螺,等待着她的回答。

    海螺回答得很干脆:“我谁都不跟!”

    著雍帝君笑道:“如此甚好,那就按照最初的规矩来办。谁先找到,算谁的。”

    “你们把我当什么了?我凭什么要跟你们走?”海螺无语道。

    著雍帝君说道:“你没有别的选择。”

    海螺瞪着眼睛,那股劲儿颇有小鸢儿的样子,说道:“我讨厌你们!!”

    一旁悬空久未开口的七生,说道:“姑娘,可否听我一言。”

    著雍看了过去,道:“十殿之间的事,哪轮得到你插嘴?”

    上章大帝趁势道:

    “狗眼看人低……这位乃是屠维殿新任殿首,未来的屠维殿继承人。”

    著雍闻言,略微有些惊讶地道:“原来是七生小友。”

    七生没理会著雍,看着海螺说道:“你已经逃无可逃。我可以向你承诺,不会有人伤害你的性命,以及……你的朋友;如果你拒绝,我也尊重你的意见,但……你要想清楚后果。”

    上章大帝和著雍帝君听了这番话,反而是心中微怔。

    以他们的智慧和阅历,又岂会不知道这样应对,只是长时间身居高位太久了,几乎很少从蝼蚁的角度思考问题。

    从来没有人类会去想蚂蚁的生死。

    这无疑是最能动摇人心的方式。

    果不其然,海螺犹豫了。

    她不傻,也不蠢。

    明知道自己逃不了。

    海螺看着七生,说道:“我要怎么相信你。”

    “太虚向来重视承诺,大帝一言既出驷马难追。”七生看了一眼上章大帝。

    上章大帝立马配合地道:“本帝言出必行。”

    著雍一听这话不对劲,道:“慢着。”

    “你有意见?”

    “上章大帝,人是我先找到的。”著雍帝君说道,“你这样做,不合适吧?”

    没等上章大帝说话,七生率先开口道:

    “著雍帝君此言差矣。”

    “哦?”著雍帝君。

    “我想请问帝君,您抓她回去,有何用处?”七生说道。

    “当然是为我所用。”

    “这就是你收拢人才的态度?莫说是这小姑娘,随便换一个人,当着他的面,口口声声要杀他朋友,你这不是收拢人才,而是树敌。”七生说道。

    “本帝君做事,轮得到你指手画脚?”著雍帝君说道。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所以……你并非是看中她的人,而是想要夺取太虚种子。你早已是至尊,夺种子的目的是什么?”七生说道。

    这一句话,令众人一怔。

    纷纷看向著雍。

    有些事经不住推敲,一仔细分析,全都是问题。

    著雍一把年纪,历经多少岁月,收拢人才的道理,又岂会不知道。

    表现出如此恶劣的态度,压根就没在意海螺同不同意,明显是另有图谋。

    上章大帝道:“想要成为天至尊,靠的是领悟,而非种子。著雍,你这心境,注定这辈子都成不了天至尊了。”

    “……”

    俗话说打人不打脸。

    这话无异于骑脸输出。

    著雍说道:“屠维殿什么时候和上章殿勾结在一起了?”

    “放肆!”

    上章大帝喝出一道巨大的音浪,掀了过去。

    如同惊雷,刺耳至极。

    著雍帝君不想与上章动手,当即低头道:“小丫头,有些人表面和善,实则心狠手辣,连自己的亲生女儿都能掐死。你好好想清楚!”

    上章大帝忍无可忍。

    嗡——

    一座法身扩充天地之间,朝着著雍掠了过去。

    七生微微点了下头,反而是露出一抹笑意,看着两大至尊。

    著雍帝君不甘示弱,同样祭出法身,两座法身,于天地间相互碰撞。

    风云激荡,大地颤动。

    他们时而飞出百里之外,又升到了高空之中。

    不到片刻的功夫,一道碰撞声,响天彻地。

    著雍帝君从天而降,落了下去。

    在即将坠地的一瞬,身子一滞,悬空稳住,而他的脸色却是有些煞白,身子晃动!

    上章大帝转瞬返回。

    从新站在了赤虎的头顶上,负手而立,淡淡道:“帝君终究是帝君,看在冥心的份上,本帝不与你计较。”

    著雍眼神不甘地看着上章大帝,

    最终做出决定:“我们走!”

    著雍帝君带着一众下属飞走了。

    七生鼓掌道:“上章大帝不愧是天至尊,轻而易举击败了著雍。”

    “著雍虽然只是帝君,但他的手段可不少。本帝不过是占了修行的便宜。”上章大帝说道。

    说完这些,上章大帝拂袖而过,海螺飞了起来。

    落在了赤虎的后背上,海螺这才注意到在赤虎的背上,还有一人。

    “九……”

    小鸢儿摇头,示意她别乱叫。

    海螺闭上了嘴巴。

    上章大帝道:“还有七颗种子。”

    七生说道:“大帝陛下,已得其二。其他的,只怕不行了。”

    “嗯?”上章大帝疑惑。

    人都是贪心的。

    上章大帝也不例外,没有找到太虚种子之前,他认为找到一个就行,如今得到了两人,就想要更多。

    他也没想到这个过程如此顺利。

    七生说道:“白帝陛下于我有恩,会带走两人。我在离开失落岛时,便做出了承诺。冥心大帝也同意我的做法。”

    “那还有五人。”上章大帝道。

    “我得到消息,青帝会带走两人。”七生说道。

    “青帝灵威仰?这个老匹夫,狡猾得很。”上章大帝说道,“还有三人。”

    七生又道:“黑帝也会带走两人。”

    “汁光纪这老家伙早就不过问太虚之事,真是一点脸都不要了。这样也好,各不得罪。还有一人,本帝志在必得。”上章大帝说道。

    “恐怕不行。”

    “为何?”

    “这最后一人,冥心大帝要了。”七生说道。

    “……”

    见上章大帝沉默,七生说道:“您还要继续吗?”

    上章大帝看向七生,说道:

    “七生,你是少见的人才。若有时间,来看看本帝。”

    他轻拍虎背,纵入空中,消失不见。

    “一定。”七生躬身。

    待四周陷入安静以后,七生又补了一句:“但不是看你。”

    他回身一转,看向地面上的赵红拂,说道:“我知道你的来历。上章大帝饶你不死,你还不赶紧逃命?”

    赵红拂咬着牙道:“我记住你了。”

    赵红拂转身离去。

    一旁的银甲卫冷哼道:“殿首,为什么要放虎归山?”

    “我说过的话,自然要做到,若真绑了她,那丫头会跟大帝走吗?我们不仅要放了她,还要好好保护他们。人心是靠拉拢,而非恐吓。“

    “殿首教训的是,属下短视了。”银甲卫说道。

    “既然知道,那就要保证做到。由你们保护他们的安全……我得警告你们,那些身怀太虚种子之人,都是未来的至尊,乃至天至尊。”七生说道。

    众银甲卫一听,眼睛微睁,之前没当回事,经七生这么一提醒,众人惊醒,同时躬身:“谨遵殿首之命!”

    “回太虚。”

    “是。”

    七生率众返回太虚。

    回到圣殿中。

    冥心大帝正来回踱步,似乎已经知道结果,满意点了下头说道:“上章已告知本帝,你做得不错。”

    七生欠身道:“都是七生分内之事。”

    “本帝很好奇,你没有守恒罗盘,是怎么做到如此精准找到他们的?”冥心说道。

    “一件神物。”

    七生很坦诚地道。

    “何种神物,竟比罗盘还神奇?”冥心大帝说完这话,又道,“本帝手中珍宝无数,不会觊觎你的宝贝。”

    七生说道:“大帝陛下请看。”

    他随手一挥。

    羊皮古图悬浮在面前。

    羊皮古图之上,九莲和未知之地,尽显无疑。

    看到这东西的时候,冥心大帝声音一沉:“你竟有魔神的天罗图。”

    七生点头道:“正是。”

    “你可知道魔神二字的含义?”冥心大帝表情严肃。

    “七生只不过是想坦诚以待……在这之前,七生深知这二字乃是太虚禁忌。故而不提此物。但七生认为,这些东西只是工具。”七生说道。

    “你从何处得到?”冥心大帝说道。

    “无尽之海的海底。”七生说道。

    冥心大帝没有说话。

    他负手踱步,看了看大殿之外,长叹一声:“命中注定。”

    七生当即道:“七生愿意将此物献给大帝。”

    冥心闻言,看了他一眼,说道:“此物既然落在你手,那就属于你了。”

    “多谢大帝。”

    七生将天罗图收好。

    他知道冥心不会要,也不可能要。

    这时,温如卿从外面走了进来,开门见山道:“大帝陛下,已经调查清楚了。”

    “如何?”冥心大帝说道。

    温如卿没有说话,而是看向七生。

    冥心大帝道:“但说无妨。”

    温如卿说道:“魔神坠入深渊,百年内,他会被深渊下的大地之力炼化。从今往后,世间再无魔神!”

    冥心大帝的眼中闪过异彩。

    反倒是七生眉头微皱,但很快又恢复了正常。

    冥心大帝沉声道:“昭告太虚天下,宣布魔神死讯。”

    “是。”

    温如卿正要转身离开。

    七生说道:“温兄留步。”

    温如卿:“何事?”

    “我有点私人问题想请教温兄。”说着,七生看向冥心。

    冥心挥挥手示意他们一同离开。

    七生跟着温如卿离开了圣殿。

    温如卿问道:“说吧。”

    七生低声问道:“魔神,真的死了?”

    温如卿点头。

    七生眉头又是一皱,反而语气有些怪异地问道:“温兄曾经是魔神的部下,对吗?”

    “放肆!”

    温如卿提高声音,有些生气地看了他一眼,“不要以为找到了太虚种子,就可以肆无忌惮。”

    七生道:“抱歉……是我唐突了。”

    温如卿脸色不太好看地转身离去。

    ……

    没过多久。

    太虚宣布魔神的死讯,以此昭告天下。

    夜幕降临。

    深渊中,一片安静,星空斗转。

    陆州依旧紧闭着双眼……

    可能是长期修炼天书的缘故,他出现了幻听,很奇怪的哭腔——

    “你怎么说走就走了啊!你死的好惨啊!”

    “你说过你要回来的!这还没回来,就死了……”

    “你好歹是魔神啊,这么多人等着你回来!你还要我们等多久?”

    一声声哭诉,顺着大地,进入深渊,进入他的耳中。

    陆州没有醒来,只觉得这是梦境,一个很常见的梦境。

    这个梦,做了很久,长达一个月,每天都有不同的声音出现。

    有人骂,有人哭,有人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