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比死更可怕的事

梨落秋溪 / 著投票加入书签

紫气阁 www.ziqige.net,最快更新首通玩家最新章节!

    救护车不到三分钟就来了,这几个小时里从云谷寺送去医院的伤患已经好几批了,救护车其实一直都在附近侯着。

    直到被抬上担架,伤者还在嚎啕大哭,嘴里念着“对不起,二哥什么都做不了,对不起……”,眼睁睁看着兄弟被哥布林一刀刀剁死,这样的冲击让这个二十几岁的青年内心濒临崩溃。

    护士临走时深深看了众人一眼,冷冷地丢下一句话。

    “不想下一个被抬走,就别进黄山。”

    血淋淋的前车之鉴摆在面前,让在场的不少年轻人产生了退缩的念头。

    英俊男子神色阴晴不定,两只1级的哥布林居然能近乎团灭一支五人小队,这完全打破了他对哥布林的认知,但伤者没有撒谎的理由,他不得不相信。

    这时候英俊男子终于意识到,没有危险区域的情报信息是多么致命的事情,那不过是1级的哥布林,是魔兽链里最底端的生物,如果冒然进黄山,不幸撞见更高等级的魔兽,那该如何是好?

    一名尖嘴猴腮的男子走到英俊男子身旁,低声道:“龙少,要不您先在外面等等?我们几个先去黄山看看情况。”

    龙少赞赏地看了尖嘴男子一眼,懂得及时给主子台阶下,是个好奴才。

    龙少假装生气道:“闭嘴,让你们去黄山冒险,我却在外头看戏,那怎么行?”

    尖嘴男子收到龙少递过来的眼神,立刻心领神会,连忙道:“龙少,您误会了!我的意思是,黄山可能比我们想的要危险一些,必须让老爷再派一队保镖过来增援,这不得有个人接应一下吗?您先等增援来了,再进黄山和我们汇合,到时候我们里应外合,杀得那哥布林措手不及!”

    神TM里应外合。

    龙少嘴角微微一抽,但意识到尖嘴男子的文化水平很难再编出更好的理由,也就顺着台阶说道:“你说的也有几分道理,就按你说的办吧。不过黄山危机四伏,兄弟几个,千万小心。”

    尖嘴男子拍了拍胸膛,大声道:“龙少放心,哥们几个都是保镖出身,身上都有点功夫,自保是绝对没问题的。”

    另外几个保镖相视一眼,在看见那两个伤者的凄惨下场后,心中其实都有些退意,但被尖嘴男子这般鼓动,却又不好拒绝。

    话都被说到这份上了,如果临时反悔,丢了饭碗不说,也许还会得罪龙家,得罪龙家的后果他们几个小人物可承受不住。

    “龙少放心。”其余几人没得选择。

    龙少满意地点了点头,说道:“回去之后,各位的工资翻十倍。”

    尖嘴男子眼睛一亮,他等的就是这句话,迫不及待道:“那我们这就出发!”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在工资翻十倍诱惑下,另外几个保镖内心的抗拒也少了几分,跟着尖嘴男子往山门走去。

    “票还没买。”中年男子举起喇叭喊道。

    “刷卡。”龙少把银行卡一扔,这点小钱他还是不在意的,只是莫名其妙被人宰了一顿,心里有点不痛快罢了。

    “大气!”

    中年男子接过银行卡,竖起大拇指给龙少点了个赞,心里却在腹诽,“十倍工资怕是没命花咯,有钱人还是好啊,命都可以用钱买。”

    ......

    随着龙少的保镖团率先进入黄山,众人迟疑不决的僵硬场面也被打破。

    除了一支看上去胸有成竹的七人小队紧随其后,买票进了黄山,其余小队都在争吵中原地解散。

    每个队伍里总会有那么几个或胆小或理智的成员,他们不想拿生命去冒险。

    随着这几个成员退出,队伍人数不足,其他人也不得不各回各家。

    吕麻雀就属于不理智但很胆小的那类人,他恨不得现在就回家,但大哥吕鹏还没发话,他也不知如何是好。

    过了许久,吕鹏还是沉着脸没说话,吕麻雀鼓起勇气道:“鹏哥,你说咱们是回去,还是回去啊?”

    “回去你麻痹!”

    吕鹏脸色难看地骂了一句,“还想回去搬砖啊?”

    吕麻雀低着头嘀咕道:“搬砖也比没命好啊。”

    吕鹏沉声道:“你知不知道这一趟去黄山能赚多少钱?那些手游网游的装备都能卖几百几千块,你说神之游戏的装备和道具能卖多少?几万?几十万?你根本想象不到那些不把钱当钱的有钱人,究竟有多疯狂!你知不知道,干完这一票,我们就翻身了!”

    吕麻雀嗫嚅道:“命比钱重要啊。”

    吕鹏嘴角一抽,双手握住吕麻雀瘦弱的肩膀,微微用力,沉着脸说道:“吕麻雀,你那赌鬼老爸欠赌场的赌债,你再搬十辈子的砖都还不完!现在你爹跑路了,父债子还,到时候赌场催债找的就是你,还不起他们会剁了你的手。万一看你长得细皮嫩肉,把你抓去卖屁股,那时谁也救不了你!”

    吕麻雀被说得脸一白,他不想卖屁股,但也不想被哥布林虐杀,带着哭腔哆嗦道:“要不我也跑路吧!”

    “还有二愣子!”

    吕鹏指了指旁边直挠头的傻大个,大声道:“二愣子是单亲家庭,小时候,他妈为了养活二愣子,到红灯区接客,受了多少白眼跟羞辱?现在他妈躺在医院里,每天住院费,药费,还有手术费,靠二愣子搬砖赚得到吗?不交钱,医院就把你赶出去,把你药断了,药断了,命就没了!”

    吕麻雀无言以对,撇过头看了二愣子一眼,又慌忙低下头。

    “还有我。”

    吕鹏叹了口气,低声道:“我吕鹏没文化,又不会说话,这辈子活得跟个傻逼一样,连个谋生的手段都没有,到头来只能到工地里搬砖。结果你嫂子,你嫂子她瞎了眼看上我这个废物,还给我生了个女娃。可我tm穷得连奶粉都买不起,我拿什么养孩子?现在孩子她妈刚生完孩子,月子都不坐就要去厂里上班,累得直不起腰还笑着和我说‘鹏哥,日子会好起来的‘,我当时就想给自己两巴掌,我tm算什么男人?我就想给她们娘俩过一天好日子,可是,我吕鹏没本事啊!”

    “鹏哥……”吕麻雀只觉得心里像被石头砸了一下,疼得难受,“可是我怕死啊……”

    “我也怕死。”

    吕鹏柔声道:“但我更怕我的女人和女儿,活得像我一样狼狈。”

    吕麻雀突然感觉到握住自己肩膀的双手正在微微颤抖,目光所及,吕鹏的双腿抖得更加厉害。

    原来,鹏哥也怕死啊。

    “鹏哥,我突然不怕死了。”吕麻雀咧嘴一笑,鼻涕和眼泪沾了一脸,笑得傻不拉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