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王吒!快奶我!

梨落秋溪 / 著投票加入书签

紫气阁 www.ziqige.net,最快更新首通玩家最新章节!

    “王吒!奶我!奶我!快奶我!!!”

    眼看游戏中自己控制的魔剑士被Boss锤成残血,马上就要命丧当场,队伍里的牧师却迟迟没有给自己加血,苏小舞激动地喊了起来。

    “王吒!你的奶呢!”

    这个鏖战了三个小时的地狱级副本,好不容易见到了最终Boss“独眼巨魔”,如果此时苏小舞的魔剑士被打死,队伍里就只剩下牧师和元素法师,这两个脆皮身板根本扛不住独眼巨魔的濒死反扑。

    难道三个小时的努力就这么前功尽弃了?

    整整三个小时啊!

    本小姐可是把提臀丰胸敷面膜的时间全砸进来了!!!

    苏小舞急得眼睛都红了。

    就在独眼巨魔的重锤即将砸在魔剑士身上时,忽然一道圣光慢悠悠地落了下来,危机关头,牧师的【圣光治愈】总算及时洒落!

    魔剑士的血量瞬间抬到了一半,在挨了独眼巨魔的【重锤猛击】后还剩15点HP,苏小舞连忙控制终于从晕眩中解除的魔剑士拉开距离,侥幸逃过了一劫!

    “呼!呼!吓死我了!”

    苏小舞劫后余生般拍了拍胸口,低头看了一眼,“可恶!本小姐的胸都被吓平了!”

    然而庆幸没能持续多久,一分钟后牧师的【圣光治愈】又一次给慢,魔剑士差点又挂了!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苏小舞气得大骂了起来,“王吒!你是不是用脚在玩啊?你的奶能不能给早一点!”

    游戏语音那头沉默了半秒,忽然传来了一道富有磁性但充满了懒散的男性声音。

    “可以给早,但没必要。”王吒回答道。

    苏小舞瞪大了眼睛,刚要反驳,可仔细一想,这两次治愈术虽然给慢了,但确实都给到了,仿佛是刻意掐好了最后一秒的时间点。

    咦?极限奶牧?

    苏小舞忽然想起了某个牧师界的传说,传说中最强的牧师能够掐好最极限的时间点释放治愈术,难不成王吒学会了这一招?

    苏小舞想到这里,心情稍微好了一点,态度温和地提醒道:“王吒,可以极限,但如果失误了,明天学校天台见!”

    王吒自信道:“失误是不可能失误的,这辈子都不可能失误。”

    啪!

    魔剑士忽然被独眼巨魔的【战争践踏】震晕在地,随后独眼巨魔一巴掌拍了过来!

    “快奶!”苏小舞激动喊道。

    又是极限时间点,一道光辉及时从天洒落,但这次洒落的却不是温暖的白色圣光,而是阴冷的黑色暗光!

    一口毒奶落在了魔剑士身上!

    残血的魔剑士没有被独眼巨魔的【暴怒巴掌】拍死,反而死在了牧师的【暗光炸裂】!

    “啊?”

    苏小舞懵了,她万万没想到队友不仅放弃了治疗,还给了致命一击。

    “对不起,按错了。”

    王吒立刻给出了解释。

    “你,你,你.......”

    苏小舞气得不知道该说什么,差点喷出一口老血,千言万语最后化成了一句,“王吒!明天学校天台见!!!”

    苏小舞欲哭无泪,但仔细想想,王吒本来就是被自己强拉着玩这款游戏,是个十足的游戏菜鸟,是她非要让他玩牧师辅助自己的!

    呜呜呜,她怎么能天真地以为菜鸟学会了极限奶牧呢!

    “唉,算了,明天再挑战一次吧。”

    苏小舞有点担心本就对游戏没什么兴趣的王吒彻底放弃,只好强忍着悲愤,柔声安慰道。

    “为什么明天还要再挑战一次?”

    王吒忽然说道:“马上就通关了。”

    苏小舞愕然道:“你是不是傻啊!剩你们两个脆皮怎么通关?”

    就在这时,队伍聊天频道里忽然跳出了一行字。

    【桐花(元素法师):可以通关。】

    苏小舞愣住了,这名叫做桐花的元素法师并不是现实朋友,而是游戏里偶然结识的高手,经常和他们组队挑战副本。

    苏小舞没想到连一向靠谱的桐花都这么说,无奈道:“行吧,你们加油。”

    苏小舞心中并不看好,她脑海里已经预想到牧师和元素法师因为没人能抗伤害,只能被独眼巨魔追着锤,最后被活活锤死的悲惨场面。

    然而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却颠覆了苏小舞的常识。

    只见牧师和元素法师一前一后包夹了独眼巨魔,竟然通过距离的拉扯和技能的停顿,不断地来回转移Boss仇恨,将独眼巨魔变成了来回转圈的靶子,就这么靠【冰枪术】和【暗光炸裂】把独眼巨魔活活耗死了!

    这TM也行?

    苏小舞没见过这种打法,这根本就是BUG!

    不,不对,仇恨转移并不是BUG,从理论上来说仇恨拉扯打法是可以实现的。

    但想要做到这一点,玩家对仇恨机制,距离把控以及伤害计算都需要熟练到令人发指的程度,并且合作拉扯的两个玩家需要达到心有灵犀的配合默契,只要出现一点小小的失误,仇恨转移的天平就会彻底崩溃!

    王吒这小菜鸟能做出这么逆天的操作?

    还有他和桐花不也是网上认识的吗?怎么有这么完美的默契?简直像是一个人在操纵两个角色!

    “王吒!说!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苏小舞一脸狐疑,冷笑道:“解释就掩饰,掩饰就是编故事,你赶紧老实交代!”

    “呃......”

    王吒喃喃自语道:“不是按错,是故意给的毒奶,这件事这么快就暴露了吗?”

    苏小舞:“???”

    ......

    ......

    转眼已经凌晨十二点,副本挑战成功,每日任务也全部完成,又到了该下线睡觉的时间。

    苏小舞看着窗外静谧的夜色,忽然想起了一件重要的事情。

    苏小舞低声道:“对了,王吒,再过一个月,《天启》就要公测了。”

    王吒说道:“《天启》?哦,你是指最近闹得沸沸扬扬,继《创世》之后问世的第二款虚拟网游?”

    苏小舞说道:“没错,自从十年前发生了创世事故之后,虚拟网游的研发一直停滞不前,幸好经过晴空集团的不懈努力,全新的完全潜行机器Y头盔总算诞生了,并且通过数十道安全审核确认了绝对安全性,晴空集团在发布会上宣布,历史上第二款虚拟网游《天启》将在一个月后公测面世!”

    王吒低声道:“然后呢?”

    苏小舞激动道:“想玩啊!好想玩!端游,手游,掌游,主机游戏,VR游戏,AR体感,本小姐统统都玩腻了!完全潜行,虚拟现实,一个拟真度99.9%的虚拟游戏世界啊,想想就好刺激!一句话,陪不陪我?”

    王吒沉默了片刻,轻声道:“你就不怕再次发生创世事故?十年前《创世》公测,十万名玩家猝死,戴着X头盔永远长眠。谁能保证《天启》不是第二个《创世》,Y头盔不是另一个X头盔?”

    苏小舞预料到了王吒的排斥,事实上百分之九十的民众都对虚拟网游怀有戒心和反感,毕竟创世事故带走了十万条无辜的生命。

    “不会的。”

    但苏小舞早就想好的说辞,她压低了声音说道:“完全潜行技术已经完全成熟了,Y头盔通过了国内外数十道严谨的安全审核。况且虚拟网游从来都没有错,错的是恐怖分子!说出来你可能不信,十年前的创世事故其实是人为事件,是一场规模空前的恐怖袭击!阴天集团的高层混入了恐怖分子,将游戏数据传输的电子讯号修改成了刺激大脑皮层的恶意电子,才导致大量玩家出现脑死亡。所以,我们该防备和抗拒的不是虚拟网游,而是恐怖组织!”

    这是苏小舞在某本杂志上看见的关于创世事件的分析文章,她觉得那篇文章写得有理有据令人信服,于是打算用来说服王吒。

    王吒低声道:“证据?”

    苏小舞撅着嘴回想了一下那篇文章,文章里论证时用到了大量的专业术语,她哪还记得,想了半天,终于想到某个无关学术的论据。

    她眼睛一亮,说道:“《创世》的开发负责人许育铭就是恐怖分子,案件调查时,他为了隐瞒恐怖组织的情报,选择了服毒自杀!”

    苏小舞原以为这个劲爆的观点能让王吒大吃一惊,却没想到听完后,王吒忽然陷入了长久的沉默。

    低沉的呼吸声似乎在压抑着什么。

    许久后,游戏语音里才响起王吒平静的声音。

    “不可能。”

    王吒语气平静却又斩钉截铁地说出了这三个字。

    苏小舞奇怪道:“为什么不可能?”

    王吒平静道:“《创世》公测当天,许育铭给自己的儿子和女儿戴上了X头盔,事故发生后,他的女儿永远离开了人世,你见过这么傻的恐怖分子吗?”

    苏小舞瞪大了双眼,“这......”

    王吒沉声道:“许育铭以为创世事故是X头盔的技术漏洞导致,他作为开发负责人,没有百分百保证设备的绝对安全性,他认为是自己害死了女儿。带着这样的自责,许育铭选择了自杀,这才是事情的真相。”

    “你怎么知道......”

    苏小舞愕然问道。

    然而她没有得到任何回复。

    因为王吒已经挂断了游戏语音。

    “竟然敢挂本小姐的语音,可恶!”

    苏小舞愣了许久,嘟囔了一声,怅然若失地关掉了电脑。

    ......

    ......

    某个昏暗的房间里,一名约莫十八岁的黑发青年双眼失神地坐在椅子上。

    他身前的桌子上摆放着一台液晶电脑,身侧的地板上放着一台笔记本电脑。

    两台电脑的屏幕上显示着几乎相同的画面,似乎是来自同一个游戏的界面,只不过两个屏幕里的游戏角色并不相同。

    液晶电脑里显示的是名为“桐花”的法师,笔记电脑里显示的则是名为“王吒”的牧师。

    青年的双手放在桌上的鼠标键盘上,双脚则放在笔记本电脑上,竟是手脚并用,同时控制两台电脑。

    “唉。”

    在陷入长达十分钟的呆滞之后,王吒轻轻叹了口气,手脚并用熟练地将两台电脑同时关机,随后起身走向房间角落的单人床。

    床头柜上摆放着一个造型奇特的头盔。

    王吒温柔地摩挲着头盔。

    月光从窗帘的缝隙照了进来,王吒的指尖在头盔的某处停留。

    在那印着“X”图标的头盔边缘,镌刻着三个用小刀划出的文字,借着朦胧的月光看去,那三个字似乎是......“许桐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