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第37章

北途川 / 著投票加入书签

紫气阁 www.ziqige.net,最快更新君侧美人最新章节!

    此为防盗章

    能耐, 可真能耐。

    一个人带着三千骑兵全须全尾地出现在这里,他派朱婴亲自前去都没逮到她。朱婴擅长长距离追踪, 找人几乎未失手过, 虽则这次可能因着她乃女流之辈而放松了警惕,但她这也实在是能耐到家了。

    这会儿若不是她烧糊涂了, 他真想当场就把她捆了算了,他自从知道这件事之后,日日忧心如焚,牙都要咬碎了, 只恨自己为何突发奇想将鱼符交给她。

    本是念着她新嫁,去往繁阳他家里, 他却也不能陪同,叫她自个儿独自回去实在过意不去,故而想安她的心的。

    却没想到自己搬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叫她胡闹至此。

    恍惚间又叫他想起小时候的事来,那时候他们两个尚且相依为命, 有一回他在外头被人绊住了脚,回去迟了。她竟摸着黑跑了出来, 脸上抹得跟锅底似的,把他一件烂得发馊的破袍子裹在身上。

    出去找他。

    那时候尚有宵禁,但流民四起,乞丐横生,上头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懒得管, 那夜间便什么牛鬼蛇神都有。

    她寻了几处?

    不知。

    只记得她瞅见他的时候, 整个人陡然像是找到了什么依仗,飞扑过去扑在他怀里,颤着声音全是哭腔地叫他偃哥哥。

    后来他才知道,那段时间里官家清剿流民,城外乱葬岗多了许多无名尸。

    她怕他也……

    真是不知道蠢还是聪明,他知道后指着她脑袋数落她,“我便是死了,你又能如何?你是能替我报仇还是能替我收尸?既然什么都做不了,你就好好保护自己,我有没有跟你说过,晚上不要出门?有没有?”

    她自小就是牙尖嘴利,梗着脖子跟他吵,“你怎就知道,阿狸帮你报不了仇,收不了尸?”

    他都气笑了。现在想想,倒忽然信了。瞧瞧这胆大妄为又谨慎小心的性子,什么事做不成?

    他都可惜她是个女儿身了,不然落他手里,他不定还能封她个将军当当。

    这边他这还没捆她呢!

    她先按住了他的手,睁着一双烧得通红又迷醉的眼,急切道:“夫君要打要骂,待事后再说可好?现下也先别管我,我不碍事,连日奔波疲累了些而已,睡一觉自然就好了。我觉着我父亲将我三姐姐和傅弋定亲这件事,定有蹊跷。你若信……”说着,突然剧烈地咳嗽起来,喉咙干涩到发哑,“你不能信。”

    李偃脸色更是黑了一圈。

    谨姝还不知道这一切都是李偃策划好的,她只知道如果李偃真的派兵攻打林州和玉沧,那么一切绕来绕去,还是回到了上一世的轨迹。

    她是怕的,真的怕,变数那么多,谁又知道她将来会不会再次落到傅弋亦或者刘郅手里?她不是不信他,只是不信这瞬息万变的世道。

    她在想些什么,李偃从知道她在云县这块儿就大约猜出来了——不过是不信叶家会蠢到这种地步,觉得这其中定有阴谋。

    只是他不知她究竟是如何知道刘郅在这边窝着,等着黄雀在后呢!

    他本来一切都布置得很周全,奈何碰上了她这个变数。

    他倒没真多恼,尤其看着她病得快要昏过去了,压根儿便无心去责备她了。

    只是莫名觉得心口有些疼,疼得……疼得难受。从前似乎也有过那么一回。

    他记得……

    算了,不说也罢。

    -

    现下看着她急切的样子,一想到她为了给叶家开脱,竟能做到这份儿上,他胸腔里又起了一团无名火,果真在她眼里,叶家比他甚至比她自己都要重要许多吗?

    不知为何,他忽然又开始计较她是因着怕他对叶家不利才嫁于他的。

    其实最开始也只是害怕不是吗?后来想起他是谁来,那副惊喜的样子,到底是因为多了一层依仗而如释重负,还是真的因为是他才觉得高兴?

    如果不是他呢,如果那日里是旁的人重兵压在玉沧大门口,她为了叶家那阖族的性命,是不是也要委身去嫁?

    是的。

    她不是嫁过傅弋一次吗?

    他尤记得自己当时那失望乃至嘲讽到极致的心情,他立在窗前,轻哼了一句说:“非我不兑现诺言,实是你自己择的。”

    他以为她还在责怪他没早早去接她。

    他亦是骄傲之人。

    本想不管她了。

    可不知怎就想到了他送她去庵子里的时候,她追了他二里地,眼里鼓着泪,摔倒了,还急切地膝手并用往前爬了几步,蹭破了皮也不管,她求他不要走,还说以后会乖,还怕他是因为她吃得多才不要她的,哽咽着以后会少吃些。

    因这一个念头,他给她开脱,她也只是身不由己罢了。乱世之中,她一个弱女子,又能反抗些什么?

    他到头来终究没忍住,要与傅弋一较高下。

    她便是要嫁给一个快同她父亲一般大的老头儿做续弦,都不愿嫁给他?这念头一直在他脑海里盘旋。

    不,一定是他家里人的主意。

    他记得自个儿那时胸腔里的火都快要把他烧穿了。

    他攻打了玉沧,并没有想伤她家里人的性命,但叶家的人似乎很有骨气,在他还没处置他们的时候自个儿先引颈就戮了。

    傅弋充英雄,因着和叶家成了姻亲,派兵派的很干脆,只是一个草包将领,领出来的兵也不过是肥头大耳的草包们。来得快,败得更快,一路屁滚尿流,哭爹喊娘。

    他最后在一个农庄见了她,彼时傅弋败逃,呼啦啦带着一群妾室和她,他只带了几人,是去寻她的,傅弋发现了他的行踪,连夜带着人逃跑,他追了百十里,傅弋终于跑不动了。呼哧呼哧喘着粗气,谨姝瑟瑟地窝在他怀里,那时她也似这样生了病,瑟瑟发抖地瞧着他,好似他是洪水猛兽。傅弋英雄情怀大起,安抚着怀中的美人,“无妨,有夫君在,便是拼着死,也要将你送回陵阳。到了陵阳,有傅家在,就没人可再欺负你了。”

    李偃抽了抽唇角,没有看傅弋,只看谨姝,谨姝却没有看他,瑟缩在傅弋怀里感激涕零地点了点头。

    他突然就觉得没滋没味。

    放她走了。

    他曾几次给过她选择的,是她自己不要的。

    但为何后来他看着她病死在床前,还是心口疼呢?那股后悔自责心疼愤怒以及一些难言的寂寥掺杂的复杂情绪,究竟是从何而来的?

    他胡思乱想了一会儿,忽然拂袖出去了。

    他需要冷静一会儿。

    -

    没多久涟儿又进来了,欲言又止了好一会儿,看着谨姝几乎昏迷的难受样子,终究也没吭声。只是拧了手巾,给她敷额头。

    谨姝起初是半梦半醒的,看见他拂袖而去的时候,唇角挂了几丝无奈的笑意。

    他是真生气了吧!

    虽说是她要他不要管她的,可这会儿难免多了几分难堪。

    她忽然想起前世里刘郅赏了她一只幼貂叫她来养,她不会养,后来那貂跑了,不知道跑去哪里了,她找了许久都没有找到。刘郅知道了,很生气,指责她,“孤是不是太过骄纵你了?孤给你的东西,你都敢丢?”

    她心想,那么灵巧一活物,养不熟,跑了又不是她的错,她又不是故意放它走的。后来想来想去,只能得出一个刘郅那会儿看她不顺眼的结论来。他赐给她东西,是恩赐,她得小心供着,不能出半分差错,若出了差错,就是她的不是。那东西就是放在她那里,也不是她的。

    想来那鱼符也是,李偃给她,是恩赐,就是放在她哪里,也不是她的。她怎么就有那么一瞬间想着,李偃和刘郅,是不同的呢?

    谨姝闭上眼,翻了个身,翻到里头去。

    迷迷糊糊的想:“男人都是一样的。”

    又恨自己是个女儿身,她若是个男儿,也去争这天下去,凭什么被这些男人们当雀儿似的圈着,高兴了哄一哄,不高兴了就敲打。

    好没道理。

    她烧了一夜,涟儿不时给她用冷巾敷着,却半分好转的迹象也没有。

    反而有越来越严重的架势。

    涟儿急得眼睛都红了,一遍一遍出门问,“主公回来了没有?”

    门外的守卫一遍一遍摇头。

    谨姝听见了好几次,后来扯了涟儿,倔强地说:“别问了。我死不了。”

    涟儿忙捂住她的嘴,呸呸了好几声,“小夫人好好的,说什么死不死的。主公想来快回了,怕是被什么绊住了。”

    瞧瞧,她从小跟在身边的侍女都在为他开脱,男人便这样好命吗?有了权势,所有人得供着。

    这世道,好没道理。

    谨姝后来昏睡过去了。

    她一直做梦。

    梦见前世里许多事,梦见郑鸣凰作为李偃的妻最后出现在她病榻前的时候。

    她记得郑鸣凰是很亲昵地同她说话的,握着她的手,连声叫着妹妹,眉眼里都是心疼,说了许多似是而非的话。

    她听着,没怎么往心里去。

    将死的人了,也无意去和她客套什么。

    只是偶尔觉得如若女子一定要依附于男人,那她挺好运,这世上,哪个女子不想女凭夫贵,便是寻常官贵家庭,后宅里也大多不甚安宁,争的那些,不都是份相对更荣华体面的生活。

    李偃作为这天下最后的赢家,他的妻,自是往后去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

    听说郑鸣凰是从小伴着李偃的,李偃长到好多岁,都还在筹谋大业,没有娶妻。后来娶了她,亦没有再纳过妾,身边亦没有其他女子。

    能得夫君一心一意,多少女子梦寐不来的。

    她抽空还想着,往后李偃做了皇帝,恐怕也要后宫佳丽三千人了,做这天底下最尊贵的人,是要兼爱的,从来没有皇帝专宠一人结果却是好的例子。

    她又觉得,郑鸣凰也不算好运了。

    那时可真无聊,成天不知在琢磨些什么。

    而这一世以尚且没有那样消极悲观的心态去揣摩当时郑鸣凰的意图的时候,谨姝忽然又觉得不很对劲了。

    她是个什么东西,不过是亡国的皇帝养的一个见不得人的女子,和另外的男人亦孕有一女。

    这一生身上全是污点,活着也脏了无数人眼的人。

    郑鸣凰作为李偃的妻,已是尊贵无比,这一世都不需要再在任何人那里做低伏小了。

    即便李偃扶持叶昶做傀儡皇帝,而谨姝是叶昶的亲妹妹,也断不至于让她殷勤至此。

    睡梦中的谨姝还在想,郑鸣凰到底是因为什么。

    忽然灵光乍现,想起那日郑鸣凰的话来:“可怜的妹妹,竟是福薄之人。”

    “非我牵挂于你,是我夫君牵挂于你。如今乱世,他想见故人一面,竟等了这么多年。只是终究,还是可惜了。”

    这话不明不白的。

    如果强行分析,也还是可以分析出一些眉目的。

    从重生这一世谨姝嫁给李偃后所见所闻来看,郑鸣凰应当是早就对李偃有情的,只是身份地位悬殊,故而隐忍着,但偶尔又很大胆,可以看作是仗着郑氏在身后撑腰,或许郑氏还背地里许诺了她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