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第31章

北途川 / 著投票加入书签

紫气阁 www.ziqige.net,最快更新君侧美人最新章节!

    此为防盗章

    李偃忽地摸住了谨姝的手握着,谨姝险些心跳出嗓子眼来。莫名想起前几日做的那场梦。

    混沌下, 竟问出声来, “夫君可是觉得我手冷?”说完恨不得骂自己, 问的是些什么话。

    李偃把她手扯过去放在胸前, 含笑言道:“你若觉得冷,可以抱住我。”

    谨姝哪里敢。

    须臾, 他探臂过来, 谨姝倏忽身子转了半圈, 整个趴在他的胸膛之上。

    谨姝屏气息声, 更觉心跳如雷。

    黑暗里,李偃沉沉说了句:“从今后,汝便是李偃的妻了。”

    谨姝听此话,心头颤了一颤, 提着一口气,轻声回他, “自当尽心侍奉,只是阿狸愚钝, 若有什么做的不好的地方, 还请夫君训示。”

    两个人鼻尖几乎要抵在一起了。黑影里适应了这片刻, 已勉强看得清人了。

    李偃正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目光被夜色染的愈发幽深,他说, “子婴最怕我训他, 你倒主动来求。”且她这套以退为进, 倒一点儿不显得愚钝。

    本就是托辞,谨姝被他噎了一句,只觉他是故意……

    只是这样说了会儿话,她心里忐忑不安的感觉已少了些。转言问他,“子婴,是夫君的侄儿吗?”

    李偃“嗯”了声,无意去谈旁人,又问她,“阿狸是你乳名?是何意。”

    不知怎的,她总觉得他问这话的时候,含了几分期待,似那天他勒马问她,“可有恙?”时,那副隐含期待的样子。

    倒叫人摸不着头脑。

    谨姝轻轻颔首,“不知,阿娘说随口取的,觉得好念就这样叫了。”

    他许久没答话,方才和缓的气氛又变得紧张起来,谨姝身子被他胸膛咯得发疼,却也不敢动。

    好一会儿李偃才动了动身子,两手揽住她腰身往上提了提,猛的将她翻身放回到床上。

    谨姝已发育周全,虽比稚栎要小两岁,倒比她还要玲珑有致些,稚栎每每伺候她沐浴,都要调笑她,“小娘子这等美貌,将来不知便宜了哪位相公。”

    现下李偃手已探了过来,覆在她玉房上,似稚栎那样与她玩闹似的,拢手虚虚以握,谨姝背麻了一麻,敛息僵在那里,李偃随后整个欺身过来,压伏在她身上,如山笼罩,谨姝顿时不能动了。

    李偃低着头,侧首啄吻她的唇瓣和下巴。

    谨姝惶惶叫了声,“夫君……”

    他却没理会,只低“唔”了声,似乎有些漫不经心。似是低声念了句,“可恨你竟忘了我。”谨姝并未出过闺阁,是以疑心自己是听错了。忽地想起那日他救她的事,忙道:“那日夫君替阿狸拦下惊马,阿狸心里一直感激着。”

    他似乎未吭声。

    谨姝摸不准他的意思,过了会儿,他动作一直未停,谨姝更无暇分心去想。

    渐渐,以致忘情,两个人都带了喘,李偃小腹急火向下,手上力道也重了。

    两个人贴的近,谨姝被磨得身子发软,方动一动,被一硬物抵着,又不敢动了,吞了口唾沫,才觉得口中发干。

    衣物不知不觉均已落了地。

    明烛透不过帐子来,黑暗里头又添香暖,流苏摇得几欲碎掉,谨姝攀他坚若磐石的背,汗已沁了出来,喘息更甚。

    他顿了顿,似一只蛰伏的巨兽,稳步地向着猎物缓缓靠近,他低声问她,“可还受得住?”

    下意识“嗯”了一句。

    两个人的声音在黑暗里显得暧昧极了。

    谨姝咬着唇,观他架势,心下惴惴,想起母亲的话来,“若觉得难消受,你便放软些身子,好生说于他听,莫傻头傻脑,直挺挺去受。”

    眼下到了这时方知,她便是说了怕也无济于事。

    须臾她声音溢了出来,伴着痛苦的一声低泣,李偃亲吻她眼泪,低声唤她乳名,手寻她的圆翘,推碾至深,甫顿,又起,初缓,渐渐变得凶猛,谨姝几欲不能承受,香汗淋漓下,几次讨饶叫他夫君,只是无济于事,她也便凶起来,踢他,咬他,只是没甚力气,于他更是不痛不痒。

    最后恨恨妥协,泣哭不断。

    末时,李偃抱她在怀,吁叹出声,似不餍足,眸色依旧深深,只是瞧她恹恹,遂放过她。

    “莫哭了,来日方长。且放过你。”

    谨姝放松下来,过了会儿,方知晓被他诓骗了。

    他又翻身伏了过来,低声叫她乳名,“阿狸……”

    ……

    翌日,日高升。

    谨姝方起。

    好似人还在玉沧,自己闺房,她自个儿院里有小厨房,也无需去祖母爷娘房里请安,左右无人来催,天冷就睡觉到太阳高升。

    她照旧伸了懒腰,在床上滚了半圈,半眯着眼,嘴上娇声娇气地叫稚栎过来帮她穿衣洗漱。因着困顿,加上浑身难受,又娇气地哼了两声。

    稚栎推门进来,脆生生叫了声:“小夫人。”

    谨姝倏忽才反应过来,仿佛晴天霹雳,灵思霎时归拢,于是直挺挺坐起了身。

    人已分外清醒了。

    微微懊恼道:“怎的不叫我起?”

    入门第一日,如此惫懒,实在是……

    照礼节,这早是要去拜翁母的,只是人如今在山南,如此便省却了,而且他家中似乎无父母。只是即便如此,比夫君还起的晚,实是不应当。

    稚栎挽了帏帐,盈盈笑道:“小夫人可是醒了,主公卯时便起了,说左右无事,叫婢莫扰你清梦。”

    房里陈设简单,置了一座缠枝莲纹的大插屏,屏后是卧榻,旁侧横了一案,案前坐着人,穿一身石青常服,恰是李偃,他手中持卷,此刻抬了头,缓缓看了她一眼,悠悠道,“可睡好了?”

    稚栎谨听临行时候家里夫人的教诲,要时时敦促谨姝勤勉知礼,几次欲来请示起晨,却都被李偃挡了。

    如此她却心情甚好,想来昨夜里,小娘子和王上甚是顺遂。

    如今已是辰时过半了。

    可见……

    稚栎心下啧然,眉眼笑意便更深地看着谨姝。

    谨姝倏忽脸红透了,抿了抿唇,小心从床上下来,福身行了礼,回道:“回夫君,睡好了。”

    “嗯,不必多这虚礼。”

    他转头吩咐下去,“备饭。”

    谨姝和他一起吃了饭,原本妻子要先侍奉夫君用完餐才能用饭,但李偃叫她无需多那虚礼,一起就是。

    稚栎私下悄悄告谨姝,“可见主公喜小夫人。”

    因着李麟的母亲,亦是李偃长嫂在世,家里尊称夫人,是故称谨姝为小夫人。

    谨姝依稀记得,前世里那位后来加封女侯的郑氏嫂夫人,比之当世,无人可敌的勇慧,李偃长兄早亡,李麟乃遗腹子,李麟十二三岁便初露天赋,跟着李偃四处征伐,郑氏膝下寂寞,后收养了一女,取名鸣凰,极擅音律。

    前世刘郅登基之时,李偃娶郑氏鸣凰为妻。

    稚栎方说了那句话,谨姝斥她莫要多嘴,心下却还欢喜。

    只是须臾后便得了消息,那位随养母身在繁阳的女子,如今在一队骑兵的护送下,来了山南。

    谨姝心下跳了跳。

    -

    前世里,谨姝见过郑鸣凰两次。

    一次是在刘郅登基之时。

    彼时刘郅甫称帝,建国号周,定那年为承乾元年。

    八方来伏,好不风光。然则江东李偃依旧盘踞繁阳,未降,是他心头之病。

    李偃失了郢台往东的大片城池,但所守繁阳,亦是固若金汤。

    区区一地,不足挂齿。谋臣亦劝刘郅,江山甫定,百废待兴,宜休养生息,暂且留他喘息片刻,料他孤立无援,也难再起风浪。

    刘郅几次败在李偃手下,无论是论兵马论出身论智谋以及其他种种,刘郅都蔑视李偃,然则就是这样一个草莽出身之人,屡次灭他威风,煞他尊严,是以刘郅恨他入骨,恨不得生啖其肉,剥其皮抽其骨。

    遂拒听谋臣之言,调兵十万以攻打繁阳。

    繁阳借地势之利,固守月许。

    刘郅亲封主帅樊冢立了军令状,久攻不下,故而急切,剑走偏锋用声东击西之术,城下叫嚣,另使一万兵甲绕后渡河攻城,后方仗天然屏障,几乎无守卫,然后可里应外合,将繁阳城一举拿下。

    然而事败,一万兵甲悉数葬于繁水,血染长河,十里红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