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第12章

北途川 / 著投票加入书签

紫气阁 www.ziqige.net,最快更新君侧美人最新章节!

    城外长野上,一行十几人马全速往前奔着,打头的,仔细看,竟是个年轻小娘子,头戴幂篱,骑着高头大马,奔跑起来迅疾如风,后面十余人堪堪才追的上她。她穿一身骑装,英姿飒爽,幂篱翻动间,又隐有媚色流露。

    叫人忍不住想要一窥其内。

    那苍黄的天地间,似也多了几分明媚的亮色。

    离城尚有几里地,那一队人马便看见西面又一队人马朝着这方快马行来,马蹄后黄尘漫天。

    不时两队人马就要撞在一起了,谁却都没有放缓速度。

    西面领头那人眯着眼眺望片刻,倏忽满弓射了一箭,箭破空朝着小娘子而去。

    远远的,已听到箭矢裂空的巨响。

    又须臾,已看得见箭头寒铁在日光下泛着的精光了。

    护送小娘子的领队是一个独眼小僧,个头尚不足女子高,一只废眼外露着,眼球是浑白色,仿佛蒙了一层阴翳,那只好眼,眼里生双瞳,泛着微微的桃红色,族中以为妖冶,幼时欲沉河而溺死于他,不知因何际遇,活了下来,跟着一赤脚僧人四处流浪,后来拜到李偃帐下,现下在军中乃一牙将。

    他领了一队骑兵,一路护送鸣凰来山南。

    一路上都惴惴不安,郑夫人养在膝下这小娘子生得美艳独绝,却偏偏不肯坐马车好生前来,一路快马,生怕赶不上什么似的,他领了命,唯恐护送不周全,夜晚投宿时亦是警醒,便如此路上已多次遇见见色起意的歹人。

    还好,无甚差错。

    他瞧见那箭矢,那只桃色眼瞳里慢慢变得深凝,而后猛地甩了手,他那广袖袍服的左臂里,其实一半是空的,接了一条精铁制成的锁链,那锁链在日光下泛着冷寒的精光,足足有丈许长,快似闪电,卷着箭矢便绞到了铁链里。

    刹那,箭身成了齑粉,箭头精铁咚的一声坠了地。

    两队人马已交遇,射箭的李麟眉开眼笑,对着那独眼小僧说:“见空不愧为奇人也。”

    见空那只双瞳目微微向下,俯首见礼道:“将军!”

    又说:“这样的玩笑,将军下次莫要再开。小僧心有余悸。”

    鸣凰策马上前一步,面上盈盈而笑,“兄长。”

    继而嗔道:“你试探见空事小,若他失了手,你就不怕我命丧你手?”

    “笑话,我骑射乃叔父亲授的,便是他接不住这一箭,我也决计不能射到你身上去。”说着李麟倒端起了兄长架子,蹙着眉头斥她:“好端端的,你到这破地方做什么。兵荒马乱的,山南前后十几座城都是那刘郅手里头的,那刘郅是如何痛恨叔父,你又不是不知,你一女儿家,若出了事,可如何是好?方才叔父脸色已是不好,待会儿见你,免不了要责怪。”

    “母亲派我来的。”鸣凰抿唇道,语声带着几分为难。

    “荒唐。”李麟蹙眉,知晓母亲是何意,不由烦躁,这天下,算计叔父的,总不会有好下场去。

    “而今非是定亲,叔父已经娶了。你叫她死了那条心吧!”

    说着,补了句,“昨日成的礼,今早叔父卯时过了才起,比平时晚了许多,也没到校场去练武,一直待在房里,听房里嬷嬷说,小夫人起的更迟,俩人辰时才用了饭。”

    鸣凰眼里的光一点一点的暗下去,面上却仍含着笑,“我知晓了。左右我不能忤了母亲的意,待回了我再禀母亲。”

    李麟见她似打消了念头,遂“嗯”了声,不再多话了。

    一炷香的功夫,谨姝就得了消息,李将军去接郑小娘子,已回城了。

    李偃正整兵,马上要启程回繁阳了,现下知道嫂夫人那个养在膝下的半女过来的时候,他的心情,其实极不平静。

    谨姝在屋里,嬷嬷在收整衣物,稚栎去了外面一趟,回来对谨姝说:“婢寻了人问,那郑小娘子估摸着……是主公的通房。”

    她心头一跳,还没细问,外面便通报:“郑小娘子来拜见小夫人了。”

    谨姝坐在那里,微微颔首:“请她进。”

    郑鸣凰轻移莲步,在两婢的随同下,入了屋子。

    见了谨姝,微微一愣,在繁阳就听说过玉沧那位美人,世人大多夸耀,有一分则能夸出三分来,而今却看,芙蓉美面,十分并不为过,且早上稚栎心里因着昨夜高兴,总想着主公能多看他们小娘子几眼,故而精心打扮了,她自小侍奉谨姝,知晓小娘子所有叫人移不开目的地方,比如那身段,看似不盈一握,瘦得可怜,其实该有肉的地方都有,稍稍打扮,便是窈窕多姿,那张脸已是十分的美丽,且肤若凝脂,唇红齿白,脂粉厚反而堕了美貌,故未施粉黛,如此看似不费心,其实是十足的费心了的,美得毫无刻意的痕迹,更叫人惊艳。

    郑鸣凰只愣了一下,旋即便行了大礼,而后含笑着开了口,“鸣凰见过小夫人,王上未告家里,故而不知大婚之事,鸣凰惶恐,未曾备礼,空手来见,实是惭愧。”

    谨姝沉吟片刻,虚虚抬手,“莫要见外,我听过你,既然是嫂夫人的半女,我也便当你是晚辈了,说来是我要备礼相赠。”谨姝看了一眼稚栎,稚栎忙回道:“自是,小夫人早已备了,只待回繁阳再一一拜过,未料在这里能见到小娘子,如此我便拿与小娘子汝等去。”

    郑鸣凰又拜了一拜,“鸣凰谢过小夫人。”

    “都说了,不必见外。”谨姝得体地微笑着。

    两人说着话,李偃从外面进来了,他大步而入,眉头依旧锁着,板着一张寒脸,谁见了都要打寒颤那样。谨姝忙起身,有些怯怯,仍旧硬着头皮笑着起来迎了,“夫君。”

    她不知该如何称呼郑鸣凰,只说了句,“家里来人了。”

    谨姝观她脸色不好,怕触他霉头,不敢靠太近,李偃却走上前两步,低着头看她,面色终于放缓了些,抬了抬手,张臂站在她面前,”帮我除衣。“

    他身上仍穿着厚重的铠甲,谨姝虽觉得这样不好,但还是上前一步替他除衣,解领口的时候,她甚至还要踮起脚,那副样子,倒是逗笑了李偃,“罢了,我自己来。往后你多吃些,不定还能再长些许。”

    谨姝倏忽面皮红透了去。

    “夫君莫要调笑我。”

    李偃便笑得越发畅快了,三两下便褪了甲衣,谨姝于是在心里腹诽,如此简单,倒还要为难她。

    李偃终于看向了郑鸣凰,果真似李麟说的那样,蹙了眉,“你到这里来做什么?”

    郑鸣凰行了一礼,咬着下唇垂首道:“母亲派我来的,说王上在这里许多日,又没仗要打,怕无人照顾你起居,叫我来侍奉些许日子。只是未料王上大婚,如今有了小夫人,我倒是来的多余了。”说完又问了一句,“王上怎不回了繁阳再成婚?如此在这里,诸事简陋,倒是委屈了小夫人。”

    稚栎心道,这小娘子,委实非凡人。

    谨姝若没听稚栎说的“通房”一句,大约还不会多想,可如今听着郑鸣凰的话,句句都似别有深意。

    正心下发沉的片刻,李偃已是回了她,“你倒多操心,左右孤的事,还需报给你听?”

    郑鸣凰吓得双膝着了地,忙道:“婢不敢,非是那个意思。”

    谨姝缓缓上前一步,劝道:“夫君何故与晚辈置气,只是关心你罢了。”顺便扶了郑鸣凰起来,温和笑了笑。

    李偃看了谨姝一眼,垂首而笑,“夫人教训的是。”

    谨姝皮都绷紧了,干涩一笑,浑身毛毛的感觉。

    “夫君……又说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