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第013章

蒹葭妮子 / 著投票加入书签

紫气阁 www.ziqige.net,最快更新东宫养成记事最新章节!

    銮骄抵达东宫,陆之晏从銮骄下来,眸光微微抬起落在清和门三字上,袖摆往后少许甩动,陆之晏踏步走入。

    天边最后一抹红光随之消失殆尽,紫木金丝灯笼一盏盏燃起,东宫的地石呈白玉质地往里铺就,玉萝爬地,满院馨香。

    清和门往正殿门两侧,侍卫、太监、宫女跪地相迎。

    “……拜见太子殿下,殿下金安。”

    一步步走过,陆之晏在清和殿殿门前停步,回身看向这些侍卫宫人,目光一遍扫过,轻轻颔首,“平身。”

    “顾飞,今日起你就是东宫的侍卫首领,陈毅是孤的武学老师,你,东宫总管,孤的起居事项你找顾飞细问。”

    陆之晏安置好随他入宫一路护卫的顾飞,和更早到东宫安排的陈毅后,随手指了一个宫人。

    李思文,十七岁,入宫四年,宫里老人,更关键是,他之前一直在龙涎宮做事,不管是不是陆辰的人,他的底子至少是清白的。

    “诺,”李思文完全没想到陆之晏会有这样的指定,原本暗传郑时会愿意举荐的东宫主管根本不是他。

    当然,陆之晏根本没给郑时举荐的机会,干脆利落得让习惯弯弯绕绕的郑时略感不适应。

    郑时丝毫没表现出他的不适应,他笑眯眯地上前道,“这些人殿下用着,若有不得力之处,尽管让小李……让李总管来找奴才。”

    不等陆之晏作何反应,宫门前一列长队走入,是陆辰让人送来的赏赐到了。

    陆辰的赏赐到了后,西宫和寿安宫那边的赏赐也接连抵达,再是其他各宫送来的珍品。

    郑时还带陆之晏参观了一下东宫的内库,除了陆辰这些年刺下的赏赐外,还有先帝陆安留给陆之晏的东西。

    皇庄地契,贡银分成,陆之晏这才有了一个太子正常该持有的家底,但依旧不算多。

    陆之晏对顾飞轻轻颔首,让他和郑时去好好对接账目,他自己走到先帝陆安留给他的那个架子前。

    在他五岁前的记忆里,他对陆安的印象要比对陆辰深刻,从来不笑脸对人的陆辰,待他极好,曾经望京北宫陆安书房里有一角专为他而设,他的执笔启蒙老师是陆安本人,喊清楚的一句话是叫祖父。

    甚至朝野还有过流言说,陆安立陆辰为太子,是因为他对陆之晏的喜爱。

    陆之晏将一个木盒打开,一把镶着墨色碎钻的黑鞭,狰狞华贵,充满了肃杀血煞之气,这是陆安年轻时用过的一把鞭子,鞭子旁的那个木盒一并打开,是一柄尘封数年的黑鞘宝剑,同样是陆安珍藏的宝剑之一。

    这个架子后头还有十来个箱子未打开,全是陆安留给他的物件。

    陆之晏指了指黑鞭和宝剑,对李思文吩咐道,“将它们放到书房去。”

    “诺,”李思文低头一一应了,他在最初的惊慌后已经略略安定下来,这种机遇可遇不可求,他眼下要做的是把差事做好,这样才能把这个位置坐牢实了去。

    陆之晏将几个架子看过一遍,再指定几个是陆辰送来的物件摆设放到书房卧室。

    “殿下今日辛苦了,早些安置,奴才该回去和陛下复命了。”

    郑时送陆之晏到东宫暖阁莞花阁,天色已经完全黑下,他不敢再多耽搁,这就告辞。

    “告诉父皇,东宫很好。”

    这至少是陆辰吩咐了两遍以上,才能有现在东宫呈现给他的效果。

    随后不用陆之晏多说,顾飞已经上前替他送郑离开时,顺便把早早准备的赏银给郑时。

    陆之晏用到的晚膳,还有几样是陆辰和邓芙派人送来的,皆是望京的特色菜,陆之晏每样用一点,并无特殊喜好显露。

    他对于饮食并无追求,可若换成他家太子妃王湄儿在此,估计会稀罕好一会儿,她对于新鲜的菜色总是有非一般的好奇和热情。

    习惯性想起一会儿王湄儿,陆之晏继续用膳。

    晚膳过后,陆之晏在东宫里走动,由李思文给他介绍东宫的布局。

    东宫一共三殿一阁一楼,清正殿,清和殿,清安殿,莞花阁,望月楼,其中清安殿离大虞宫西门青腾门较近,陆之晏作为太子出入大虞宫,并没后宫其他妃子皇子那么多禁忌。

    “明日将清安殿整理出来,建一个武场,孤习武之用。”

    “诺,”李思文领命,随后,他又接到陆之晏要改造望月楼为书楼,名字也直接换成更书香气的“静思楼”。

    而这些地方原本是都适合来给未来东宫女眷们安置住用的啊。

    绕一圈回到清和殿附近,陆之晏的脚步再次顿住,“你和顾飞安排好守卫,洒扫之余,不许宫人随意走动,书房寝殿武场孤不想看到多余的人。”

    陆之晏是要将所有可能不让人愉快的苗头,都掐灭在还没开始的阶段。

    “诺!”李思文和顾飞同时应话。

    顾飞是陆之晏从西北带来的绝对亲信,李思文亟待好好的表现来告诉陆之晏他的可用可信。

    玉京外郊的一个别庄里,王湄儿和郑氏在有派人提前打点的情况下,并不需要如何忙碌,将部分物件归置清楚,他们便算安置了。

    王湄儿陪着郑氏吃了一顿素菜晚膳,郑氏做晚课时,王湄儿回房练字。

    练字练心,这是陆之晏告诉过她的话,也是他们多年养成的习惯之一,每每心头烦闷时便来练字。

    王湄儿如今能忧虑的,除了郑氏,便是陆之晏了。

    上一世她是因为一份先帝遗照,十岁之龄入东宫,三年相伴,她再随陆之晏往望京困守五年,十八岁归来玉京封后,随后七年皇后半年太后,上一世她活过二十六个年头。

    但即便多了这些遭遇,她依旧不可能成为那种顶顶聪明的人,甚至算不得是坚强的人。

    陆之晏病逝,他们并无子嗣牵挂,安置好后前朝后宫,她便跟着走了。没有了陆之晏,便是锦绣山河,在她眼中也失去了色彩。得成比目何辞死,愿做鸳鸯不羡仙。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她和她母亲郑氏是一样的人,痴情钟情,只是郑氏所托非人,而她运气好,遇到了诚心相待的陆之晏。

    白青海说的没错,心死了,神仙在也救不活。

    所以她一点不敢和陆之晏摊开说,她怕陆之晏对这样懦弱的她失望。

    五年……太久了,尤其知道陆之晏便是前世的那个陆之晏后,王湄儿愈发觉得未来五年有些过于漫长了。她不能把所有时间都用来等待,她应该为陆之晏,为自己多做一些准备。

    想了一通又一通后,王湄儿对自己叮嘱道,“不能添乱,不能着急……”

    一页纸上,王湄儿密密麻麻写满,仔细看过两遍,她将纸放到外间的火盆上盯着烧干净,才回到里间。

    而这个过程,丫鬟紫娟全程茫然地看着王湄儿,她不识字。

    紫娟的性子和资质都不适合带到东宫,王湄儿对她没有太多要求,练字完,她翻开一本医书,认真地看。

    在这别庄,她是完全没可能知道宫里的情况,但回到玉京,她就有可能从她祖父那里获知。

    …

    龙涎宮御书房,应隆得令进御书房复命,归来的郑时才和陆辰说完他陪伴陆之晏半日的见闻,其中包括陆之晏自述,西宫召见御医,寿安宫太后赐宫女,陆之晏的应对等等。

    “绣坊……晏儿倒是个急性子。”

    陆辰的神态,看不出他对于陆之晏的处置有何不满之处,至于太后的行经,他半点情绪都未显露。

    “太子殿下博学多才,就连性子也像您,”郑时脸上的笑意展露,他对于陆辰的喜怒感知,极其敏感,陆辰喜,他便喜。

    “臣应隆叩见陛下,”应隆单膝跪地参拜,那边郑时和陆辰的谈话便止了。

    “起来吧,仔细说一说,”陆辰对应隆扬扬手,姿势略微随意了些,可见他对暗卫应隆不同对一般臣子的信任。

    “诺,”应隆少许沉吟后,开始讲述他上呈信件中未能详细描述的一些细节,比如陆之晏杀人,凉亭会谷阳王等等,当然,在这月余路程中经常出现的忠勇侯府母女他也提了提。

    应隆停止叙述好一会儿,陆辰都是沉默的,在场包括郑时在内都不是蠢人,应隆话里的信息量很大。

    “太子从望京到了安定,从董锐这些凶徒手中逃出后,再迂回去了西北。”

    应隆的话很肯定,也在后续的审问口供中得到了证实。

    西北不是陆之晏的第一选择,他是回玉京途中走投无路了才去的西北凉都。

    “在离开明月镇前,太子安排人给一个附近的山野村医送了一张百两银票,臣猜测是这村医及时施以援手,救了殿下。”

    陆辰脸上的森冷怒色愈发明显,“安定,谷阳……”

    不仅陆之晏怀疑谷阳王陆彦,就是陆辰也开始怀疑他这胞弟的心思,但仅仅凭这些怀疑,即便他是皇帝也依旧动不了陆彦。

    “应隆听旨。”

    “臣在,”应隆单膝跪下,脸上心头无任何情绪变化。

    领了命令的应隆连夜从玉京离开,董锐一案严办是绝对的,但这还不需要他亲自走一趟,陆辰用上他,是需要他亲自去确定陆彦这些年在安定郡的作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