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第011章

蒹葭妮子 / 著投票加入书签

紫气阁 www.ziqige.net,最快更新东宫养成记事最新章节!

    “母亲别担心,和昭……太子殿下不会和我们计较的。”

    王湄儿忍住掀开帘子往外看的冲动,再努力宽解郑氏,希望郑氏就能真正看破看开,摆脱心结,重新开始。

    果然不久,陆之晏身边的顾飞就前来告知后续的行程,不入安定郡城,继续上京,同时让他们安心留在队伍里。

    但车马还未离开安定郡城地界,就给一骑十人拦住了前路。

    “谷阳王求见太子殿下。”

    一人下马后递出紫纹令牌,传达他家主子的意思。

    阮未年前才见过回来给太后庆生的谷阳王陆彦,遥遥和马背上的陆彦相视一眼,阮未亲自去找陆之晏禀告。

    陆之晏接过令牌,仔细翻看了一会儿,低下的眸光里满满是阴郁和刻骨冷锐,眸光再抬起,那些特殊的情绪全部不见,“将军安排吧。”

    阮未的心莫名悬了悬,头微微低下,赶紧应道,“是。”

    两刻钟后,这片树林最近的一个木亭边,陆之晏和陆彦见上来面。应隆和陆彦的近卫全部立于他们周身十步之外。

    陆彦,年二十,气宇轩昂,落冠之龄,却是大虞一等一的骁勇将军,与邓家邓至宇,阮家阮成,郑家郑赫齐名,为新一代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方军神。少年成名,风光无限。

    陆之晏打量陆彦,陆彦也在观察陆之晏,气韵清正温雅,沐书香和贵气而生,半点不像是历劫逃生归来之人。

    陆彦周身凌人的气息收起,笑道,“我曾有幸见过阮夫人的真品画像,晏儿竟是像了七分。”

    天香国色,即便长在一个男孩儿的脸上,依旧赏心悦目得很。

    “皇叔口中的阮夫人是孤的外祖母,”陆之晏单手背在身后,对于陆彦提及阮氏的轻佻有少许不满显露,他继续走入亭子坐下,再对陆彦道,“皇叔请。”

    陆彦嘴角勾起的淡笑一顿,缓缓加深,眸光里饶有兴味儿的感觉略略收敛起来。

    对话只有一句,他却无法继续将陆之晏当成一个十岁不到的小儿了。

    “晏儿不到安定郡寻我,怎舍近求远去了西北?难道我这个亲叔叔还比不过邓将军令晏儿信任吗?”

    陆彦的问话里三分咄咄逼人,七分受伤。

    陆之晏的神色始终淡淡,并未受到陆彦的质问影响,“西北虽远,却不比玉京路上艰险,皇叔误会了。”

    上一世,他可不就是在陆彦的封地安定郡出了事。

    “原来如此,晏儿智慧胆识过人,果然是我陆家男儿。”

    陆彦的语气转瞬平和下来,夸赞的话同样出自真心,可不是什么人在被追杀时还能有这样的逆向思维,陆之晏不仅敢想敢做,他还做到了。

    “此刻距离我封地不过二三十里,晏儿不若……”

    陆彦的话未说完,就给陆之晏拒绝。

    “谢皇叔美意,父皇和母后在玉京等孤归去,片刻不得耽搁。”

    陆彦嘴巴动|乱动,几乎到嘴边的另一句话咽了回去,他本想顺势提议让他护送陆之晏进京,顺便在玉京百姓、文武百官、他母亲|哥哥面前刷刷脸。

    “也罢,两个月后便是万圣节,到时候本王再去东宫看殿下。”

    几句寒暄道别,陆彦骑回马上,目送陆之晏车架离开,不多时,他神色略为复杂起来,他全然看不透这个皇侄子,当朝太子,大虞储君。

    半个月后,玉京外郊分叉道上,陆之晏继续进京,王湄儿带着郑氏先住到城郊的别庄,下次再见,少说也得是一两个月到半年的时间。

    武安武全留给王湄儿外,队伍里的伙兵以及给陆之晏讲课一月的白青海也随王湄儿走。

    白青海拘谨了十日的神色一下子放松下来,他就怕陆之晏一时兴起一起把他带进宫关起来,那可比进玉京可怕多了。

    “湄儿勿要思虑过多,有需要便告知武安武全,孤会为你办到。”

    王湄儿也重生了,陆之晏早早知道,但他依旧希望王湄儿能在进宫前有一段平安喜乐的时光,其余有他为她谋算。

    他轻易不许承诺,一旦给出,绝无反悔,无论王湄儿想要什么,他都会为她办到。

    王湄儿脑袋微微低着,不想分别来得这样快,千言万语只一句叮嘱,“请殿下万万保重好自己。”

    陆之晏看着王湄儿满是凝重的小|脸,眸中少许暖意滑过,手抬起落到王湄儿的头顶揉了揉,再轻轻应道,“嗯。”

    他们身后四五步远的郑氏看得有几分心惊,一同上路月余时间,王湄儿竟然和太子陆之晏结下了这样的情谊,有东宫高看一眼,他们忠勇侯府在京中会更好立足,王湄儿的前途不会差其他贵女太多。

    王湄儿毕竟年岁太小,郑氏并不觉得陆之晏会等到王湄儿长大成|人,那少说也得七八年后。

    那个时候太子妃早立,东西侧妃估计也有了,王氏贵女即便混得再不好,在陆之晏成为皇帝前,都不可能送去给他当侍妾。

    郑氏想了一圈,发现王湄儿的年纪和陆之晏胞弟七皇子陆之昱正合适不过了。

    陆之晏和王湄儿相互叮嘱完,他微微侧身看向了努力降低存在感的白青海。

    “白先生。”

    “草民在,”白青海脸色瞬间垮了下来,总觉得他的小心思们给陆之晏看得透透的。

    “先生安心留在玉京五年,孤可以替你收集天下医典残本,供先生无数草药试验配方,来日先生离开,亦可以在东宫库房中挑走三样做为报酬。”

    白青海上一世神医之名传遍天下,是因为他一张药方治好了一类疫病,救人千千万,功德无尽。

    现在他把人拘在玉京,也不想耽搁了白青海对疫病药方的研究。

    虽然他和王湄儿都知道配方的内容,但那份荣光和功德就该属于白青海所有。

    心中早早决定要偷溜的白青海完全傻了,陆之晏这让他怎么跑路,如何跑路?

    看遍天下医典,拥有无尽草药试验,是他和他师傅毕生的梦想,所谓梦想,就是梦里想想而已,现在当朝太子陆之晏给他许出来了。

    陆之晏看白青海的神色,便知道他打动了白青海了,目光重新落回王湄儿脸上,轻轻颔首,再转身往顾飞牵着的马车走去。

    “安阳恭送殿下。”

    王湄儿屈膝,行了玉京中标准的仕女礼。

    其他人落后半拍也都跟着行礼,等陆之晏的车架彻底消失在官道尽头,他们才再出发往别庄去。

    马车上,应隆难得不秉持往日的沉默,“殿下今日归京之事,三日前宫中就已知晓,陛下会有安排。”

    所以他们进玉京到进宫,一路上的阵仗都小不了,现在陆之晏就把忠勇侯府的女眷安排走才是妥当的,既让东宫承了忠勇侯府和王府的情谊,也不让那对母女过于扎眼惹人嫉妒。

    陆之晏轻轻点头后,选择闭目养神。

    玉京,他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