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第009章

蒹葭妮子 / 著投票加入书签

紫气阁 www.ziqige.net,最快更新东宫养成记事最新章节!

    “抵京前,请先生每日为我讲课一个时辰,佣金百两,还望先生不要推辞。”

    陆之晏神色看着似乎也对医术有兴致,便有了这样的决定。

    应隆依旧是老龟入定古井无波的模样,只要陆之晏不做对自己安全有威胁的事情,他都不会干涉陆之晏的任何决定。

    “百两啊……”白青海这些年身上的银钱最多的时候也不超过五两,身无分文更是常态,现在一个月左右就能赚百两银钱,诱|惑极大,何况他已经被陆之晏强行绑上车,闲着也是闲着。

    “好吧,能学多少就看小公子的本事了。”白青海努力无所谓地应了话。

    他就不信一个月时间,陆之晏能跟他学到什么精髓,学医论年,陆之晏天分再高,一个月也绝无可能,对,不可能。

    “善,”陆之晏轻轻点头,车帘从外面打开,顾飞扬手,白青海下去,而车马在他们开始讲课前便已经继续前行了。

    队伍里有女眷同行,走的多是官道,在夜幕落下前,总能抵达最近的驿站或可落脚的村落。

    七天后,他们走出无边山路荒林,途经数个村落,落日前在一个城镇落脚,暂作修整。

    这个小镇,叫明月镇。

    马车上下来,陆之晏例行过来以晚辈身份和郑氏问安,顺便看看王湄儿。

    “夫人和县主今明安心休息,后天我们再动身。”

    陆之晏性子沉稳,即便年岁小些,郑氏也不会有那种不该听陆之晏话的感觉,加上这一路陆之晏安排妥当,已经尽极大力在照顾她们母女了,她们听从安排就是最恰当的选择。

    “和昭有心了,”郑氏也不再客套地叫什么公子,而是和王湄儿一样叫字。

    “我和母亲身体皆好,和昭哥哥不用担心。”

    王湄儿站郑氏身侧,表示自己会看着郑氏,不给陆之晏添任何不必要的麻烦。

    “嗯,”陆之晏轻轻点头,目送郑氏和王湄儿进入落脚的驿馆,他自己却没跟着进去,而是坐上马车往镇上的另一处去了。

    一个普通民宅的后门前,陆之晏下马车来,应隆和顾飞前面开路,一进的小房里隐约传来数个成年男人痛苦呻|吟的声音。

    “兄弟哪个道上的,报上名来,也让我董锐死个明白。”

    董锐做人口买卖,手上的人只有很少一部分是花钱买来的,绝大多数都是手下们从村镇乡野强行掳来的,他们行径和强盗无异,本也没想着能善终,却不想报应来得这么快。

    加上董锐自己一共十五人,一个没落单全给抓来了,对头的能力不一般啊。

    然而陈毅等人要肯说早说了,棍子继续敲,他得让他们见到陆之晏前都吃够苦头,他的任务才算完成。

    “嘎吱”一声,顾飞将门推开,陆之晏和应隆走入。

    被绑着的董锐等人全部瞪向一身淡青色儒服的陆之晏,书生发髻,只插着一根白玉簪,儒雅干净,他这种装扮该是去参加一个诗会,而非是到这种简陋又满是血腥的地方来。

    但很快,董锐就认出陆之晏来了,那张他原本期望着能卖个百十两的脸,他记得这张脸,他记得!

    “你……你没死?”

    董锐在对上陆之晏目光时,凭的抖了抖,不敢置信,他当时亲自确定陆之晏是死绝了,他才把人丢荒林里去了,后连续数日都后悔莫及,觉得自己下手没来轻重,才把能卖高价的陆之晏给弄死了。

    顾飞从外头搬来一个干净的椅子进来,陆之晏落座,目光在董锐等人身上打量过一遍,嘴角一弯,他吩咐道,“手筋脚筋挑了,你去。”

    陆之晏过于平静的话语里转瞬被深寒和肃杀之意笼罩,他要董锐这些人死,还不愿给他们一个痛快。

    “是,”被陆之晏一指的应隆应了,他作为暗卫自比陈毅他们更知道如何让一个人生不如死。

    “不,不要,啊啊啊啊……”董锐最得力的那个手下,最先得到应隆的招待,他的惨叫声在这个厢房内连绵不绝,他周围的同伙们神色也都比之前更惨白上几个色度,视人命如草芥,从未生过任何悔意的他们,在可怕的遭遇面前开始动摇了。

    尤其是董锐,九尺男儿双股颤栗已然失禁,他知道陆之晏不会放过他,不可能放过他的……

    “这小子鬼主意多,官人仔细他跑了。”

    这是前世董锐将他卖给一个富绅时,好意提醒的话,直接导致陆之晏在带走的当晚就被挑了手筋脚筋,并种下西域特有的噬筋蛊,他依旧能行走,但每走动一步都将受尽折磨,生不如死。

    而根据他留下的信息,隶属于谷阳王的侍卫们就这般晚了一步,他们只带回被废已残的他。

    董锐,李富绅……陆之晏前世全部手刃,今生亦不会放过。

    “你可知道安定郡是何地?谷阳王封地……皇帝的亲弟弟,太后嫡幼子!”

    董锐看着同伙一个接连一个被折磨得不成|人样,这种等着被宰割的心情可一点没比那些受刑的好多少,他甚至有种想提前要求受刑的冲动,他被要弄崩溃了,口出的话也愈发没来顾忌。

    “哦?你的意思是说,你们强掳少儿的勾当是谷阳王指使你们做的?”

    陆之晏思量了片刻,发现不是没有这个可能。

    这么说他前世还可能错落了一个躲在暗中,一直没能报复回来的仇人了?谷阳王陆彦……他的亲皇叔啊。

    这样的罪名,给董锐十个胆子他也不敢往陆彦身上扣啊,但他也瞧出来了,眼前的陆之晏一点也不怵谷阳王的名号,至少……至少他们也得是一个级别的人,陆之晏才能有这样的底气啊。

    老天,他到底得罪了怎样一个人啊!

    “十二,十三,十四……到你了。”

    董锐作为最后一个被挑去手筋脚筋的人,他满头虚汗在围观的时刻已经流尽,此时此刻,反倒有一种要解脱的感觉。

    但这只是错觉,应隆会让他知道他离解脱还远着呢。

    应隆手上的那把匕首宛如一条灵活的毒蛇,在董锐以为这该是痛苦的极致时,应隆能让他知道还有另一种花样,更让他刻骨铭心的痛。

    顾飞和陈毅的脸上不免有些僵硬,他们是第一次接触到这种级别的刑罚,一个人的惨叫也能“生动”到这种地步,即便已经达到心硬如铁级别的他们,某个时刻也被董锐的悲惨触动了少许怜悯。

    与他们对比,陆之晏全程无波无澜,他似乎天生缺乏怜悯这种情感特质,无悲无喜,却始终没有让应隆停下的意思。

    夜有些深了,董锐的声音早已沙哑,只能发出野兽般的痛苦低哼,周围十四人有两个被生生吓死过去,剩余十二个已然失去求生挣扎的希望。

    这时,陆之晏站了起来,他五步走近董锐,眸光是那种疑似悲悯却绝非悲悯的温淡。

    董锐早已脱力的身体极大幅度地抖动了几下,对陆之晏的畏惧攀升到极致,眼泪从眼角滑落,他哀求道,“杀,杀了……我……”

    陆之晏把手伸出,应隆将那把染血的匕首刃尖儿对着自己,递给了陆之晏。

    陆之晏道,“告诉孤你的手帐在何处,孤给你一个痛快。”

    普天之下,只有国之太子才能自称为孤。旧楚不知流落何方的旧太子是一个,另一个便是陆之晏。

    “嗬嗬……”董锐喉咙深处发出几声困兽般的嘶吼,果然,果然……

    董锐没有多余的选择,死对于他来说就是解脱。

    “我女人红乐的……妆盒暗格,宗祠……我爹的牌位夹层,城隍庙我娘的骨灰盒里……”

    狡兔三窟,董锐的手帐也分了三处安放。可这样狡猾的人,依旧叫利益蒙住了眼睛,失去了原本该有的理性和谨慎。

    陆之晏盯着董锐的脸片刻,握住匕首的手挥出,鲜红的血液喷涌而出,却没有丝毫溅落到半步前的陆之晏身上。

    将匕首还给应隆后,陆之晏还是那个气息温和的国之太子,好似方才他不是杀了人,而是兴致来了写了个字而已。

    陆之晏重新坐上马车,去洗个手的应隆比陆之晏更先到马车边上等候。

    对上应隆的目光,陆之晏的嘴角再次勾起,比之前那个笑要真切上许多,“手艺不错。”

    陆之晏指的是应隆折磨人的手艺不错,可以用叹为观止四字形容。

    从未想过这样也能到夸赞的应隆,愣了愣,再应道,“谢殿下夸奖。”

    陆之晏的喜怒很淡,除非亲近的人很难察觉,他跟在陆之晏身边也有些时日了,这还是他第一次感受到陆之晏身上这种明显的愉悦之意。

    应隆心中嘿嘿笑两声,再次觉得他们大虞的这个太子殿下很特别,很有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