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第007章

蒹葭妮子 / 著投票加入书签

紫气阁 www.ziqige.net,最快更新东宫养成记事最新章节!

    在刺激够郑氏后,陆之晏适时表明了自己的立场,以及他和郑氏说这些的真正用意。

    “安阳县主年幼,还请夫人多为县主和自己着想。”

    等郑氏派人去一趟金都,会发现现实比他所述还要精彩,还要让人瞠目结舌,不可置信。郑氏为这样充满谎言的感情赴死,不是值不值得,而是愚蠢。

    话落,陆之晏再微微低头道,“和昭打搅多时,这就告辞。”

    郑氏满腔的震惊还未能消化,愣了又愣才反应过来陆之晏的话,深吸口气,神色和身体依旧僵硬,她看向王湄儿,“湄儿,你替我送送邓公子。”

    如果陆之晏所述为真,她欠了陆之晏一个大人情,所述为假,在玉京她也会找机会报复回来。

    王湄儿看一眼郑氏,又看向郑氏身侧的陈嬷嬷,见陈嬷嬷点头,她才颔首称是,转身走向陆之晏。

    王湄儿黛青的眉毛弯了弯,嘴角的弧度略有扬起,尽量表现出和她真实气场相去胜远的端庄来,“和昭哥哥,我送您。”

    “嗯,”陆之晏轻轻一应,眼底笑意的光芒缓缓浮现,又很快散去。

    堂屋通往驿馆外院有一条很长的廊道,顾飞和管家走在最前头,陆之晏和王湄儿走中,王湄儿身后一步跟着丫鬟紫娟,紫娟身后是陈毅带着的四个侍卫。

    “我替母亲谢过您,”王湄儿板着小|脸,努力让自己的致谢显得更有诚意些。

    只是和之前她要展现的端庄一样,她如今年岁太小,四肢天然迷你,脸上的婴儿肥也只会让她越努力就越让人想捏她的脸。

    陆之晏偏头对上王湄儿看来的目光,黑眸内蕴的寒冰有片刻融化,但这种细微的变化,即便是他自己也很难察觉。

    “早膳吃过了吗?”

    陆之晏当了两个月的游医,看人的目光比过去还要敏锐些,郑氏病恹恹的,郁结于心,王湄儿看起来也没有多健康。

    王湄儿一愣脑袋低下,不敢撒谎,十足的认错模样,“没有……忘了。”

    王湄儿话落好一会儿四周都静悄悄的,包括她在内所有人都停下了脚步。

    王湄儿眼珠子骨碌碌转了两圈,也没感觉到来自陆之晏的情绪,可前头的顾飞和王伯等人此刻心跳如雷,被陆之晏扫过的目光吓到了。

    安静继续片刻,盯着脚尖看一会儿的王湄儿,蓄足了勇气再抬头,出口的话和陆之晏的问话重合了。

    “想吃什么?”

    “以后不会了……”

    王湄儿没在陆之晏的话里听出责备的意思,微蹙的眉头瞬间抚平又再扬起,还给陆之晏推荐起当地的美食了。

    “我听说晓阳镇的红豆蜜枣粥很好吃……和昭哥哥可以试试。”

    陆之晏闻言对前头看来的顾飞颔首,顾飞和两个侍卫转身往驿馆的小厨房方向走去。

    管家王伯看一眼王湄儿,又看一眼顾飞等人的背影,选择跟上顾飞。

    陆之晏目光里的责备令他胆颤心惊,但并没有错,他们的确失职了。

    他们平日的注意多在染病的郑氏身上,今儿居然连王湄儿的早膳都没能顾及得上。

    王湄儿自小不挑食,在顾飞把红豆粥端上来后,她自己一勺又一勺地挖着粘|稠的粥吃,唇边沾上了红豆屑,也依旧埋头挖粥。

    陆之晏看一眼整张脸几乎要埋进粥碗里的王湄儿,语气里多了些无奈,“不着急,慢慢吃。”

    他以为王湄儿是饿着了才会如此。

    王湄儿不知道陆之晏现在是何情况,怕自己吃慢了耽搁陆之晏的时间,平生第一次将美食吃出了辛苦的感觉来了。

    一碗粥挖完,王湄儿捏勺的手松开,看一眼吃光光的碗底,再看向陆之晏,眉梢不自觉挑起,“我吃完了!”

    “嗯,很好。”

    陆之晏夸了夸他家骄傲得相当可爱的太子妃,眼底有明显的笑意浮现。

    王湄儿眨了眨眼睛,被夸得有些莫名其妙,但依旧高兴得很,要知道曾经的前朝后宫要得陆之晏一句夸赞有多么不容易,她居然用一碗粥搞定了。

    王湄儿回头看向丫鬟紫娟,紫娟却还愣着不知反应,这时,陆之晏凭借他手长的优势,先从紫娟手中取过湿帕来了。

    王湄儿继续眨眼再瞪大,只是普通聪明的脑袋里,却是如何也想不明白陆之晏接下来要干嘛。

    湿帕轻轻擦拭嘴角和肉嘟嘟的唇,陆之晏又把王湄儿的手牵过来轻柔又仔细地擦拭,而这些是曾经王湄儿一直为他做的。

    “您,您……”王湄儿内心呼嚎,使不得啊!

    然而陆之晏感受到王湄儿惊慌,也没有半点要停止的意思,甚至神态比之前还要认真专注上几分。

    望京北宫在九岁这年的大火过后就已不复存在,十八岁那年太子位被废,他和王湄儿被囚往望京的北宫一片废墟。

    他重病缠身,每天都需要吃药,黄金银钱根本不够消耗,带去望京的宫人半数自己找门路离开,半数他们自己遣散,最后只剩他和王湄儿。

    他病重时,这些伺候人的琐事就落到了王湄儿身上。

    现在,他有能力有机会,无论如何对王湄儿好,都不过分。至于旖旎的心思,过去的陆之晏就淡得很,现在更是没有。先当至亲的妹妹宠着,其他日后再说再培养。

    他对王湄儿好,纯纯粹粹无任何杂念的好。

    王湄儿内心依旧有些诚惶诚恐,但她知道陆之晏,她此刻最好的反应该是欣然接受。

    僵硬的嘴角略微弯起,王湄儿用她稚龄的腔调道谢,又软又糯,还有些些郝涩,“谢谢和昭哥哥。”

    “嗯,”陆之晏轻轻应了一声,他将帕子放回亭子的石桌上,站起身,该是离开的时候了。

    不过,他对王湄儿身边这些人深感不放心,眸光低下落在王湄儿紧跟着站起的头顶,不再犹豫,“我一会儿送两个人过来,你收下。”

    陆之晏紧接着又再补充道,“你身边的人武力上弱了些,有他们在,白青海跑不了。”

    王湄儿和郑氏肯定是带了护卫上路,但他们和邓至宇配给他的百人卫队根本不在一个级别上,有他的人在王湄儿身边,他也能第一时间知道王湄儿这边的情况。

    “是。”王湄儿根本没起过拒绝的念头,她犹豫是怕两个武功高强的人给了她,陆之晏的安全会受到威胁。

    临到驿馆门口,王湄儿眼底心头的不舍藏不住了,她轻轻拽住陆之晏的袖摆,问了不知该不该问的话,“您什么时候启程?”

    陆之晏目光随之落在王湄儿肉肉的右手上,心想,王湄儿的习惯依旧没变,一着急了就拽他的袖摆,但他说出的话语依旧简短,“明日。”

    王湄儿现在还未完全弄清楚陆之晏的情况,她自不敢让陆之晏为她耽搁行程,轻轻点头,她目送陆之晏坐上马车,消失在官道尽头,她才转身回去。

    “小姐,玉京里的公子都同邓公子这般吓人吗?”

    丫鬟紫娟带着少许抑制不住的哭腔和惊惶,问向王湄儿。

    她一出生就在安阳县,给王湄儿当了两年丫鬟,此番是第一次出远门,年岁是比王湄儿大了五岁,但对权贵的感知仅限于王湄儿和郑氏。

    今儿,她被陆之晏和他的护卫们吓了有三四次了吧。

    王湄儿反应了片刻,才恍然紫娟口中的邓公子是谁,轻轻摇头,王湄儿脸上扬起骄傲的神色,“不是,只有和昭哥哥是这样!”

    面冷心善,是天下对她最好的那个人,就是她娘|亲郑氏也比不过。

    刚出生那会儿,王湄儿不知道,但她有记忆以来,郑氏对她都是放养,就连口头上的关怀都很少,郑氏最喜欢她过世的爹爹,其次是菩萨,最后才是她。

    不过王湄儿并没有不知足,父母亲缘天注定,她还有她的和昭哥哥。

    “面冷心善”陆之晏在抵达住所后,把要派去给王湄儿的高级护卫武安和武全叫来,一番叮嘱后,便让顾飞领他们到驿馆王湄儿那边去。

    顾飞领人从陆之晏的房间离开不到半刻钟,陈毅又再走入,他面色不变,但陆之晏发现他步履较平时匆忙了些。

    陆之晏目光收回,他一边翻书,一边问道,“何事?”

    陈毅神色一顿,心头的着急被这两个字浇得一点不剩,不再发愣,他躬身回禀,“玉京来人了,殿下何时要见?”

    他眼前的陆之晏是大虞储君,大虞未来的主子,其他人此刻或该诚惶诚恐地接见,陆之晏却可以选择延后见或者不见。

    果然,陆之晏的神色并无任何波动浮现,无惊无喜,光这份心性就能压下京中绝大多数同龄人了。

    将书放到一边,陆之晏拿出纸笔,四个大字写完,他再抬眸看向候命的陈毅,“让他进来。”

    “是,”陈毅点头,他转身走出时的脚步,已然恢复平时的频率和轻重。

    他不再是西北即将解甲归田的老兵,而是国之太子身边的人,他代表的不再是自己,而是陆之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