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第005章

蒹葭妮子 / 著投票加入书签

紫气阁 www.ziqige.net,最快更新东宫养成记事最新章节!

    在顾飞带回的诸多玩意儿中,陆之晏挑出一个百年银木制作成的妆匣,再用刻刀在妆匣底部刻上一个“卿”字。

    王湄儿,小字玉卿,祖父为当朝太傅,不算陆之晏,已是两任天子之师,曾为大虞第一军虞元军幂下第一军师,大虞建国后凭借超凡军功被封一等公王文公。

    王湄儿之父王锦相,王文公府长子,虞元军先锋,初元三年虞元军南征旧朝南楚时,战死沙场,先帝陆安亲自追封为王锦相为忠勇侯,其女王湄儿为安阳县主,邑地百里。

    王湄儿的邑地在安和郡,此次陆之晏回玉京必经之路,按照王湄儿前世告诉他的,王锦相去世后,她伴生母郑氏长居邑地内的一个尼姑庵,七岁生母病逝,她才回玉京。

    明年之前,王湄儿应该还在她安和郡邑地的尼姑庵内。

    中秋节已过,邓至宇不敢再多留陆之晏,一行百人护卫队,以商队的名义护送陆之晏归京,除了这些人外,还有一行隐在暗中的护卫队随时听候调遣。

    伴随陆之晏出发,还有一道密诏随西北军情的奏本,送往玉京皇宫的御案上。

    密诏由陆之晏亲笔书写,将望京当夜的情况一一说明,原本给邓至宇的线索同样呈现在陆辰面前,邓至宇能查出来的,陆辰不可能查不出来。

    但不管陆辰作何决策,他在得到消息后,都会从玉京秘密遣人来接陆之晏。

    半个月后,陆之晏所在的商队抵达安和郡安阳县,累日长途跋涉,陆之晏下令在此修整一日再出发。

    “禀公子,安阳县主在十日前离开邑地,据庵中主持所述,安阳县主是带忠勇侯夫人回玉京看病去了。”

    顾飞在商队毫不显眼的一个黑布马车外回禀,如此,陆之晏要他送去白玉庵中的物件,只能原封不动地带回来了。

    “十日……”陆之晏沉吟着,并不觉得顾飞所禀有什么异常,王湄儿生母郑氏前世就在王湄儿七岁时病逝,或许今年入秋后病情加重,王湄儿为此提前归京不算意外。

    陆之晏重生不多时便清楚世事无法一如前世发展,一变生万变,他必须因时因地因境况而决策,绝不能以先知自许,否则他不定会有上一世的结局,还可能牵连到身边至亲之人。

    “商队”一日修整后再行上路,进程速度按陆之晏的要求再次加快。

    二十天后,安远郡和安定郡交界处的晓阳镇驿馆前的官道,掀开马车轿帘一角的陆之晏,看到他家刚过六周岁生日的太子妃王湄儿。

    他只看到王湄儿一个肉乎乎的侧脸便将她认出,普通的双丫髻,素白披风里穿着一袭楚式襦裙,身量较同龄女孩儿矮了些,像一团行走的雪玉团子。

    陆之晏让顾飞置办的那些玩意儿,想给王湄儿当六岁生辰礼的,九月初七,正好是二十天前在他抵达安阳县的那一天。

    陆之晏的眉头微微蹙起,他家湄儿对这边路过的商队马车全不在意,她的注意只在她拦住路不让走的白发翁身上。

    “老夫说了,我不收女弟子,求求您放过老夫吧!”

    白发翁本来就皱巴巴的脸此刻更是皱成一团,眼珠子左右一转悠,脚步才迈出,又给眼眶红红看着他,像被他欺负狠了的女娃拦住了。

    王湄儿倒不是真被欺负了,她就是盯人眼睛瞪太久,略有酸涩,再上昨儿熬夜照顾生母郑氏,这才看着像哭过一般。

    但她好不容易把白青海找到,不管是为了生母郑氏,还是为了太子陆之晏,她都必须把他带到玉京去。

    “我资质不好,你不收我没关系,但请先生随我入京,忠勇侯府必有厚报。”

    王湄儿弯了弯腰,这看起来更像一个团子,还是一个受了莫大委屈的团子,她稚嫩的话语里有少许哽咽透出,就差直接给白青海跪下了。

    然而白青海看着依旧是那副没心没肺的模样,连连摇头,比要收王湄儿为弟子还要抗拒,“你母亲是心病,心病还需心药治,华佗在世也医不了,此生……我绝不入玉京。”

    他坚决不收王湄儿为弟子,并非因为王湄儿是女孩,真正原因就是因为王湄儿在京中的身份,他一旦收王湄儿为徒,牵扯多了,他日必然会违背自己的誓言。

    “县主不要强人所难!”

    王湄儿眼眶更红了些,若非关系到两个至亲之人的性命,她的性子是不会这般强人所难的。

    她直起身体,看向驿馆门前一脸怒色苦苦忍耐的侯府管家,还不待给出指示,自己脚步一个踉跄,直接跪坐下来,却是早起饭没吃,一时脚上没了力气。

    “县主,”十岁小丫鬟紫娟陪着跪下,便嘤嘤哭了,他们县主从出生到现在就没受过这样的委屈。

    那边按照王湄儿吩咐一直没过来的管家王伯,怒气瞬间从脖子涌上头顶,就要不管不顾地上前教训这个不知好歹、欺辱他们县主至此的山野村医。

    可更先他们行动的,却是不知何时从马车下来的一位面相过分俊美的黑袍少年。

    “起来,无须求他。”

    陆之晏走到跪坐的王湄儿身侧一步,对王湄儿伸出手,他声音不大,却带有一种让人忍不住遵从信服的特质。

    才从自己脚软跪下中回神的王湄儿,猛地仰起头,一脸惊愣地看着从天而降、毫无预兆出现在她身边的陆之晏,她黑黝黝如墨镜的瞳子里清晰地印出少年陆之晏的模样。

    恍然间,她又从这个少年陆之晏身上,看到数年后那个身姿颀长,丰神如玉的清贵太子,那个对她不言一字欢喜,却处处善待于她的至亲丈夫。

    王湄儿眼眶渐渐被一层水汽弥漫,前世陆之晏逝世后的悲痛涌上心头,难以自抑。

    陆之晏眸中的冷戾即刻消融,他反省是不是他过于严厉的语气吓到王湄儿了,微微弯下腰,他主动将王湄儿的手握住牵起,语气也比之前更温和上少许,“起来。”

    “嗯,”王湄儿点头,她双丫髻上两朵粉色绢花随她点头,轻轻晃动,她视线低下落在陆之晏牵着她的手上,下一刻,她回握住陆之晏的手,微凉却修长有力的手。

    这好像不是梦,她真的握住陆之晏的手了……王湄儿除了回握的动作很敏捷外,脸上依旧是懵懵的神色。

    陆之晏的视线落在王湄儿眼睛,随即那里两颗泪珠滑落,又在他心头持续牵起涟漪,像是心疼,又像是无奈。

    陆之晏从袖袋里掏出锦帕,如曾经他们初遇那次一样,为王湄儿拭去泪水。

    “以后不要哭了……”

    以后不要哭了,受了欺负,就要还回去。

    一样的声音,相似的话语,和她说这个话的人,比记忆里的那个少年要更温柔了。

    “好,”王湄儿再点头,眼眶留着泪意,脸上却笑得这般灿烂。

    爱哭也爱笑,至情至性之人,这是曾经陆之晏对王湄儿性情的评判。

    白青海脸上讪讪,把一个六七岁的女娃欺负哭,他也是没脸之极,他向外左右看看,想乘机跑路,又羞于心底仅有的良知,略有些迈不开这个脚。

    早知道一壶酒会惹来这样的女娃,他绝不贪杯了。

    安抚好了王湄儿,陆之晏终于把目光落在了白青海身上。

    白青海浑身汗毛炸起,有一种从里到外都被陆之晏看透的错觉,不,这或许不是错觉。

    陆之晏的目光转瞬恢复正常,心中也有了决定,既然王湄儿需要白青海,他就不可能有第二条路可以走,除非死。

    “一,作为安阳县主府医入玉京。二,死。”

    随陆之晏话落,顾飞和陈毅一步迈出,顾飞周身锐气惊人,陈毅却是波澜不惊,可他给白青海的感受更加可怖,几乎到心惊肉跳的地步。

    这个不知身份的少年看着一点都不是在说笑,而原本看起来善良软糯的县主女娃,也没有半点要为他求情的意思,似乎少年当着她的面杀人,她也不会觉得任何不对一般。

    白青海脸上的表情各番变化了许久,才颤着嘴唇道,“我……我入京。”

    他大概就是典型的敬酒不吃吃罚酒,女娃好说好求他不要,非得要少年用生死胁迫,才肯答应……

    王湄儿眼中的泪意完全不见,黑瞳明亮清澈,她瞅一眼憋屈的白青海,转头仰起看向陆之晏,一脸的崇拜无从掩饰。

    “您真厉害,太谢谢您了……”

    她好说歹说,又鞠躬又下跪都没能把白青海说服,他们太子殿下两句话就搞定了。

    陆之晏脸上的冷肃无法继续下去,他低眸看一眼到他胸口高度的王湄儿,再看一眼那边虎视眈眈、对他身份惊疑不定的王管家。

    陆之晏扬了扬手,顾飞和陈毅各一步退回,百人卫队就近驻扎。

    缓缓放开王湄儿的手,陆之晏低语道,“带我去见你母亲。”

    “好,”王湄儿点头,低眸扫了眼自己的小胖手,果然和前世一样,陆之晏大多只牵一会儿就不肯多牵了。

    这一世她要好好保养手,争取让陆之晏多牵她些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