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第004章

蒹葭妮子 / 著投票加入书签

紫气阁 www.ziqige.net,最快更新东宫养成记事最新章节!

    邓至宇身后的亲卫们,在邓至宇放开陆之晏许久都没能反应过来,个别脸上依旧是那副震怒的神色,极是吓人。

    再等所有人反应过来,邓至宇已经带着陆之晏回将军府密谈。

    他们将军只有一个胞妹,便是在玉京皇宫的皇后,年岁这般大,能这般亲密地管他们将军叫舅舅的,除了据说才三岁的七皇子,就只有幼年便被送往望京的太子陆之晏了。

    “这是太……”

    “闭嘴,”亲卫头领肖景及时阻止议论,并派人去巷道的早摊点附近封口,阻止任何可能将陆之晏到来凉都的消息透露出去。

    定北将军府南苑的书房内,陆之晏和邓至宇对坐,陆之晏说,邓宇听。

    从望京诡异的大火说起,遇刺后和孟老小桐子分离,再到人贩子队伍险死还生,最后改变求救方向往这凉都来。

    有省有略,除却在明月镇外诡异的借尸还魂外,陆之晏基本提及了。

    “该死!”邓至宇数次发出这样怒斥,额头和手背上青筋暴起,怒不可遏。

    一国太子,遇刺至今,望京和玉京毫无作为,这绝不仅是行凶者太过凶戾狡猾这么简单。大虞建国不过五年,四海初定,起种种心思的人已经不少了啊。

    而陆之晏这种将个人感受抽离出来的叙述,让邓至宇暴怒之余,又多了满满的心疼和愧疚。

    陆之晏满打满算还不到十周岁,顶着个太子虚名,幼年便远离父母,驻守望京五年,又还遭此大厄,大半年时间,他怕是把这世间的苦都吃尽了。

    陆之晏绝非故意惹邓至宇心疼负疚,是这借尸还魂的经历,下意识让他选择了这种叙述方式。

    不过他前世今生都是这般冷心冷情,除了皮肉之痛以及这具身体里残留的情绪影响,其他并未感受太多。

    “……我信不过他人,便来寻舅舅帮忙了。”

    真心实意待他的,这天下除了他将来的太子妃王湄儿,便只有这个英年早逝的将军舅舅,安和五年……或许这次他能来得及挽救邓至宇的性命。

    “那些欺辱算计过殿下的人,臣绝不会放过!”

    邓至宇承诺着,便将满身的煞气收起,他要留着这些怒去收拾那些迫害过陆之晏的人。

    陆之晏闻言低了低头,眼中的森冷只露一丝便习惯性地消弭不见,再抬眸,他看向邓至宇,语气诚恳地道,“辛苦舅舅了。”

    他幼年久居望京,在大虞玉京的后宫朝堂无任何人脉、依附势力可言,要凭借他自己的本事去清算,还得等到上辈子大婚之后。

    这一世他不打算走上辈子的老路,便从这报仇开始。

    仇不过夜,大仇不过年,今年之内,他要那些人血债血偿!

    陆之晏要邓至宇给他帮忙,相应地,他也会在三年后尽全力帮邓至宇挡过死劫。陆之晏这种有来有回的作风,只适用于他身边较为亲近信任的那些人。

    这些人之外便是心甘情愿被他利用算计到死,也得不到陆之晏多余的一个侧目或关注。他有情但更无情。

    从书房里出来,邓至宇便把府中的医师叫来,给陆之晏检查身体。

    衣服脱下,陆之晏脖子往下无一寸完肤,那些细细的鞭痕一条条横亘在如玉的肌肤上,比任何话语和形容都能说明陆之晏此前的遭遇。

    黑脸铁血的邓至宇走出陆之晏的居室后,悄然红了眼眶,但随之心中升起的是更浓郁的戾气。

    此后两个月时间,陆之晏每日三餐都在喝药,那药汤苦涩不说,气味还特别冲人。

    陆之晏却能端着,一勺勺喝入,仿佛在喝一碗人间甘露,被派来随身护卫陆之晏安全的顾飞,既惊奇又佩服。

    而邓至宇在陆之晏身体状况略有好转之后,直接消失了一个月才回来。

    回来不久又逢关外蛮族来犯,一场战事持续了近一个月,邓至宇攻入蛮族腹地,斩杀蛮族王帐下有第一勇士之称的哈达首领,大胜而归。

    两个月时间,陆之晏身体留下的暗伤已经好了七七八八,加上他少年的身体,营养跟上后,自愈能力极强,身上的鞭痕配合特效膏药也只剩下淡淡的红痕。

    他日回宫,用上宫廷御制的雪玉膏,这些痕迹便能全部褪|去。

    陆之晏心中清楚,上一世真正带给他身体致命病根的,是那场鞭挞之后的另一番遭遇,这一世没有,再加上他前世积攒学会的医术,以及一路有意识的自我保护。

    终于没和上一世那般留下不可挽回的病根。

    陆之晏懂医理,他对于自己身体状况的掌控比府中医师还要清楚,暗伤基本复原,但离他身体完全康复,至少还需要半年的时间将养。

    不过这并不影响陆之晏便把习武锻炼安排到他的日常里,半日练字看书,半日习武,早睡早起,他的自律全然超越一般人对十岁少年的认知。

    不过再联想到他过去半年的特殊经历,他们又似乎能理解陆之晏身上不同于其他少年的特质了。

    陆之晏并不想要强求自己去伪装一个十岁的少年,有了之前那番遭遇,他的性情如何变化,他身边的人也会为他自动脑补周全。

    而他这种自律也并非全是性格所致,有很大一部分,是习惯使然。

    在十八岁后被囚望京北宫的五年,他和王湄儿便是这样过日子的,即便门庭冷落,前路茫然无望,他们也可以选择让日子过的充实而快活。

    亭子边看书的陆之晏难得出神片刻,他又在思念他未来的太子妃了。

    身边没了王湄儿,日子充实依旧,却没什么快活可言。

    人只有在没有或者失去时,才能体会过去不曾体会的珍贵,即便是他也不能例外。

    “晏儿!”

    邓至宇唤了两声殿下没得到回应,不得不这般亲昵地唤一句,他战胜归来数日,也还是第一次见陆之晏这种神色,如此才像个真正少年郎。

    陆之晏回神,脸上的柔|软飘忽之色即刻消失,他将书放下,起身看向邓至宇,应道,“舅舅回来了。”

    邓至宇手上一叠信纸,陆之晏大概猜到邓至宇找他说什么事了。

    顺藤摸瓜,根据陆之晏提供的信息,找到那些布置之后的黑手,并不算太难。

    “左相府,广陵王府皆有干系。”

    邓至宇手中的信纸推给陆之晏,脸上的神色迅速冷了下来,左相府拥着二皇子,他们的动机并不难猜测,倒是这异姓广陵王的动机值得深思。

    “舅舅莫忘了前朝二字,以及……父皇早想找机会杀了楚王。”

    开国皇帝陆安攻破大楚南都,生擒前朝旧主楚王,当时散在四海的前朝势力依旧不可小觑,为了镇住那些旧部,陆安没杀楚王,而是将他带回玉京封王囚禁。

    后续或还有手段,只是陆安从旧疾复发到驾崩不过三月,临终前根本没顾得上他。

    陆辰继位至今,前朝余孽依旧是大虞境内随时可能爆发的隐患,只是他和先帝陆安的想法不同,陆安想用楚王钳制那些旧部,陆辰却觉得楚王该杀。

    而望京大火,太子出事,正好给了他这样的借口,再等数月,确定陆之晏身死的消息,陆辰就会对楚王下手,而且是以名正言顺、能封住天下悠悠众口的罪名杀了他。

    当然,陆辰还不至于因为一个楚王,就对已经封为太子的陆之晏下手。

    但他不会动这个心思,并不表示那些揣摩陆辰想法的臣子,不会动这个心思。

    这是前世他杀广陵王前,广陵王卓泽给他的理由,陆之晏和前世一样只信了一半,这是动机,却还不是全部的动机。

    邓至宇闻言许久沉默,他看向陆之晏,神色惊疑不定,他比陆之晏还要无法信任那个在玉京高高在上的帝王,他思量着问道,“殿下有何想法?”

    对付左相府和广陵王尚有可为,可若是他们背后还有一个默许的帝王……邓至宇恍然察觉,这若是真相,对陆之晏的打击怕比望京的那场大火还要大。

    邓至宇审视中的陆之晏,神色和之前无一丝一毫的变化,未有分毫动摇。

    陆之晏和邓至宇对视着,轻轻语道,“杀人偿命,他……他们必须死。”

    北宫一千多条人命,这里面有许多是从小照顾他到大的内侍,恩师,伙伴,那些面目很多都已模糊,但陆之晏不会忘了他们是为何而死。

    左相府上下以及广陵王,陆之晏和前世一样,一个都不会放过。

    邓至宇和陆之晏在亭子边坐谈了两个时辰,他才离开,而这两个月的相处,他便知道不能以寻常待十岁少年的方式待陆之晏。

    浴血重生,陆之晏从这场厄难中走出,就不再是过去养在深宫里的小太子了。

    邓至宇离开后,退守在廊道的顾飞走到亭子,陆之晏偏头低眸继续在翻那本游记,最后两页翻过去,这本《大漠游》全部看完。

    “去街上帮我置办些东西……”

    顾飞不疑有他,低头回道,“是。”

    随后,他按照陆之晏的要求去凉都的街上买了许多小孩儿玩意儿,不,是小女孩喜欢的玩意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