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第003章

蒹葭妮子 / 著投票加入书签

紫气阁 www.ziqige.net,最快更新东宫养成记事最新章节!

    从安定郡过安远郡、安和郡,再到西北关内的平远郡,两月时间,陆之晏以铃铛游医的身份,一边养伤,一边前往他真正的目的地。

    一个月前的一个雷雨夜,陆之晏在野外荒庙露宿,及时出手救治了一个镖行的武士镖师,后被邀进入队伍同行。

    有了马车代步,以及适当的身份掩饰,陆之晏距离他真正的目的地越来越近。

    陆之晏往西北来,真正的目的地是西北营,他的舅舅邓至宇任西北军元帅,当年四岁的陆之晏被送往望京,便是邓至宇护送他前往的。

    此后五年时间,他们常有书信往来,至少在眼下这个阶段,邓至宇不会背叛他。

    只是望京距离平远郡千里之遥,比望京到玉京还要远,正常人也不会觉得他会舍近求远,跑这西北关外来求助的。

    “何郎中,这是大伯让我送来的,请务必收下。”

    一个年岁和陆之晏相当的粗布少年,笑嘻嘻地向陆之晏递出包裹。

    陆之晏识文断字,还懂医术,在陈平眼中,是顶顶厉害的人。

    当然,他们家懂武功的大伯也是顶顶厉害,只是他们厉害的层面不大一样。陈平是镖师陈原方的乡下侄子,这次特意带上他历练,却不想陈平志不在此路。

    “多谢,”陆之晏收下,并未推辞。

    抵达平远郡府城,再前往关外驻城还有三五日路程,他需要陈镖头为他准备的这些东西。

    陆之晏脸上、脖颈甚至露出的手,都呈现一股黑黄之色,加上一身灰溜溜的衣服,走在镖队中并不显眼。

    队伍里除了偶尔有头疼脑热的,会想起他来,平日里没什么人找陆之晏。

    当然,这个陈平是个例外,他在武功上面没什么天赋,这俩月缠着陆之晏教他识字,相比同龄人,他自是远远落后,可比起一般的初学者,他算有些天赋。

    陆之晏并未拒绝,从陈平口中,他不用再多探听,就能知道许许多多外界的消息。

    当然,他关注的那些消息,随他们距离繁华之都的玉京越来越远,就也越来越滞后。

    比如,太子遇害,皇帝震怒,望京的驻守官员和望北军高层几乎被撸了一遍,前朝旧部的几个据点更是接连遭遇到毁灭性打击,便是有余孽潜逃,短时间内也不敢再露头,兴风作浪。

    比如,一月前,朝廷内有大臣提议立二皇子陆之易为太子,引发朝廷里外热议,后虽被否决,但背靠贵妃和左相府的二皇子依旧是热门的太子人选。

    而二皇子成为太子之所以被否决,是因为陆之晏还有一同母胞弟陆之昱,大虞还有另外一个嫡皇子。立长立嫡,这个千古难题就摆在陆辰面前。

    陆辰正当盛年,对这个问题并不像大臣和后妃们那般着急,他严厉斥责了一番提议的大臣,再适当表达对逝世太子陆之晏的思念之情,便将这个议题带过。

    对朝,大臣们感叹一番帝王的高深莫测,对野,大虞百姓们感叹赞扬一番他们陛下和前太子的父子情深。

    听到这些话时,陆之晏只是不冷不热地笑笑,却笑得陈平本能发冷。

    平日里没感觉,可在陆之晏笑时,陈平能感受到陆之晏身上那种让人瞩目的光彩。他这个朋友将来必然不凡,陈平这般感受并认为。

    临别在即,陈平愈发舍不得陆之晏这个萍水相逢的江湖朋友了。

    “我们陈家镖行本家在玉京,你若有机会到玉京来,定要来找我,我请你喝酒!”

    陆之晏并不回这个话,他将包裹放下,拉开马车的一个抽屉,从里面取出两册竹简,一册《三字经》,一册《诗经》。

    “每日练字两个时辰不能少,你先用沙盘练着,日后有条件便换成纸笔。”

    这两册书是陆之晏用刻刀默下的,至于纸笔这种稀罕物,现在的他不可能负担得起。

    皇后王湄儿说过,送礼贵在心诚。

    陆之晏自觉没多少诚心,他只送他力所能及,以及陈平最需要的。

    陆之晏扬了扬手,他拿起自己早早就收拾好的包裹,再拎上陈平送来的那个,轻轻颔首,便先从马车跳下。

    镖师的队伍此刻是在平远郡府城一个闹市的尾市附近,虽说不上人来人往,川流不息,可陈平收拾好心情再跟出马车来,便再没寻到陆之晏的身影了。

    陆之晏其实并未走远,他下车后直奔尾市最近的马厩,用所有积蓄买了一匹马,以及十日干粮,便直奔城门,往关外西北军驻城凉都行去。

    镖头陈原方给他准备的包裹里,除了衣物和少量财帛外,还有一份路引。

    有了它,陆之晏不需和过去那般远着官道走,不需远着有专人巡查的村镇。

    而陈原方愿意帮陆之晏,也是这一月同行,他确定陆之晏不会给他带来什么麻烦后,才愿意在这临别之际出手相助,了却之前陆之晏对他的救命之恩。

    否则以他当时的情况,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没有陆之晏,他极大可能死在那荒郊野外。

    江湖人最忌知恩不报,特别他这种长年道上走的,名声更重要,找官府弄一张路引,对于寻常人家来说难了些,对他来说却不是什么难事儿。

    西北关外的风光和关内完全不同,官道上走了两天后,满目黄沙黑树,不时狂风呼嚎,陆之晏在马背上根本坐不住。

    幸好他准备的干粮足够,七日后,一身黄沙尘土的陆之晏安然抵达,递上路引,他进入西北军驻城凉都。

    陆之晏完全没有那种要见到亲人的热切或者胆怯,他找到一个马厩,把马卖了,便用这些钱找了家客栈,打算好好洗了澡,吃顿热乎点的饭菜。

    送饭上楼的店小二盯着陆之晏的脸,忍不住瞅了再瞅。

    面白如玉,剑眉星目,挺鼻薄唇,湿发披身,若非那切实平坦的胸口以及那略微成型的喉结,他都要怀疑这是哪家小姐女扮男装跑这儿胡闹来了。

    不,他在凉都也从未见过,有比眼前这位更好看的小姐了。

    “放下,出去吧。”

    陆之晏扫一眼店小二,他眼神和语气如常平淡,却给店小二一种无法拒绝的感受,仿佛陆之晏说的话便是旨意,不,是神意,让他心甘情愿地遵从。

    至于店小二看到的喉结,陆之晏暂时还没有这种构造,他是为了符合装扮给人的年龄感特意贴的,方才洗完澡,顺手便贴回去了。

    “是,您慢用,”店小二语气也跟着温和好些,放下饭菜,他微微躬身从房里离开。

    下楼好一会儿,店小二才恍然之前自己的做派,脸一热,略有些讪讪不好意思起来了。

    在这民风粗矿的凉都,他还从未这般斯文过,也不知道有没有吓着那位公子。

    陆之晏这一日都未下楼来,吃饱喝足后,他躺在店铺的床上睡了一觉。

    陆之晏依旧没有办法深眠,任何一点风吹草动,都能将他惊醒,但比起此前半年的遭遇,他这一觉算睡得不错了。

    定北将军府在凉都里只有一处,并不难找,陆之晏早早从客栈里出来,在定北将军府附近的一个早摊点坐着等。

    邓至宇与陆之晏的书信偶有提及日常,他最喜欢就是这边这家早摊点,以及这条他往来军营和府邸必经的巷道。

    “哒哒哒……”

    马蹄策动的声音由远及近,吃饱喝足倚在墙边的陆之晏突然数步向前,悠然转身,直挺挺地挡在这巷道中央。

    “吁!”黑脸冷目的银盔将军及时勒住马绳,在马蹄要踩在少年的脸上前,带着它退后数步,堪堪避过少年,否则这突然从墙边冲来的少年该是要横尸当场了。

    银盔将军偏黑的脸上此刻更是黑个彻底,他身后一片马蹄狂乱,若非他们这行人马术超绝,这少年想留个完尸也没那般容易。

    他圆目瞪着少年,周身的怒意和煞气毫无保留地碾压而来。

    但出乎意料,他身下马嘴边的少年似乎没察觉到方才的致命危机,周身气息恬淡,似乎他只是晨起出来散了个步而已。

    “将军……”

    “舅舅。”

    不等他人开口,少年抬起头,看向了骏马上怒目圆瞪的定远将军邓至宇。

    “舅舅果然没有骗我,马术超绝,无人能及。”陆之晏淡淡地评价一句,他清润的音色里还有少许童腔未退,有些怪异,却不掩这话里赞许的诚意。

    “你……”邓至宇脸上的怒不见了,只余惊,以及震惊过后一点点浮现的喜。

    距离望京出事已经过去大半年时间,若非关外战况依旧险峻,他都想亲自回一趟望京,再去一趟玉京,问问那些人是如何保护的陆之晏。

    一国太子竟在大虞旧都的望京北宫遇刺,至今生死不明。

    他愤怒却无可奈何,鞭长莫及,他除了私下派人寻找陆之晏外,也做不了什么。

    却万万没想到,玉京那边以为死了的陆之晏这样出现在他眼前。

    “我身上没有任何可以证明身份之物,不过我记得往来书信内容,记得望京北宫,记得望京邓府,将军想问什么……”

    “晏儿!”邓至宇跳下马,一把将陆之晏拥住,如铁石坚硬的手臂轻轻颤抖。

    何须证明,陆之晏这张脸便是最好的证明,眉目形容像极了他生母阮氏,当年号称望京第一美人,坊间还有旧朝第一画师为她而作的画像流传。

    再便是亲缘之间那种血脉相近的触动,如何都不可能作伪。

    陆之晏闻言,除了那双过于平静的眼睛外,神色似有触动,他再低低唤了一句,“舅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