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第002章

蒹葭妮子 / 著投票加入书签

紫气阁 www.ziqige.net,最快更新东宫养成记事最新章节!

    时值四月十四夜,月朗星稀,距离玉京三百里外,安定郡明月镇外荒无人烟的杂草堆里,陆之晏在满身切肤的痛楚和虚弱中醒来。

    他眼睛睁着,足足适应了有半刻钟才将周边的场景看清楚,嘴唇动了动,干裂如柴,喉咙像有火在烧,一字难言,耳边是山野昆虫鸟兽或远或近的鸣叫。

    这便是阴间?陆之晏当即否定。

    他做过人,也做过一段时间的游魂,切肤的疼痛告诉他,他还活着,没死。

    “吱吱吱……”

    不知多久过去,陆之晏视线之内一只田鼠在他手边窜动,田鼠的鼻头碰触着他的指腹,小心翼翼地嗅着。

    陆之晏眼睫都没颤动一下,他的眼神像是死不瞑目那样的空空洞洞,又像是从地狱里爬出的恶鬼,平静无波里蛰伏着深深的疯狂和算计。

    田鼠不是人,不懂这样的感觉,它不断试探和确定着它此后数日的“食物”,在确定没有危险后,那看不到缝隙的唇线突然张开,露出尖牙,一口咬向它的“食物”。

    “吱!”田鼠发出尖锐惊恐的嘶叫,尖锐消去,伴随它爪子的划动衣料的撕拉声,以及极低极低的吞咽声,周遭彻底恢复寂静。

    原本田鼠要饱餐一顿的“食物”,在它张嘴之时,也向它张开了他的獠牙,死死咬住了它的后颈,一直到咬出血后也没有停止他的绝地反扑。

    陆之晏疯狂地吸食着田鼠体内的血液,直到再也尝不出任何一丝血味儿。

    田鼠划动空气的四肢不再抽搐,陆之晏体内能让人癫狂的饥|渴终于得到少许满足。

    至此,他对于自己此刻的境遇,有了大致的猜测。

    在他治下昭乐七年的大虞,他作为皇帝快死了,无论是谁也不可能这样将他抛尸荒野,他感受着全身的伤痛,想起此前游魂一般的遭遇。

    上一世,他一样受到了鞭罚,只是熬过来了,这一世他怕是没熬过来,被当做死尸丢到这郊外来了。

    他这算是借尸还魂?借了自己少年的身,还了前世的魂。

    所幸时入四月,天气开始转暖,否则仅靠这只田鼠,他怕是熬不到天亮。

    时间一点点过去,天际露出一线鱼白,笼罩大地的黑暗转瞬褪|去。

    陆之晏积蓄了半宿的力气,抓着草根借力坐起,却依旧不着急离开。

    他折下数根草梗搓成细绳,将昨夜陆续光顾他的三只田鼠尸体绑到腰上,再摇摇晃晃地起身,借日头断定方位,却不再是往明月镇和玉京所在的西南方向去。

    他被人贩子抛尸此处,就不可能同上辈子那样,再借由他们前往玉京。

    而前世他在人贩子队伍近半年的遭遇,是他此后半生一直褪不去的污点,即便是最后他成为万万人之上的皇帝,也依旧有人用那种悱恻又恶心的目光看他。

    他杀得一人,杀得十人百人,却杀不得天下所有人,也堵不住悠悠众口和历史笔官对他的赘述。

    借尸还魂后的陆之晏身上,那种刺人的锐意和恨意不见了,他很平静,自内而外的平静,只是那平静无波的眼底,依旧深深藏着恐怖如渊的疯狂。

    “到底是意难平。”

    陆之晏低语说着,他这具身体里残留着的情绪依旧能影响到他。

    晒然一笑,陆之晏的脸上浮现那种宽和柔|软之意,竟有些温柔。

    他低语道,“我怎会放过他们。”就让他们再死一次吧。

    这么说着,陆之晏借着他当游魂时记下的路线,往明月镇外稍大的一个乡村走去,一路走走停停,三只田鼠之外,还多了好些草药。

    久病成医,在带着太子妃王湄儿被囚望京北宫的五年,以及登基前后常年累日服药,陆之晏在医理方面依旧比不得医术高深的太医,却也强过普通的医师,辨草识药不在话下。

    在一个溪边,陆之晏脱下衣物,简单处理了背部之外的伤口,再就地给腰间的田鼠剥皮,无火难炊,只能生食血肉,稍稍补点体力后继续上路。

    终于,在夜色愈发深邃前,陆之晏抵达了此行的目的地,青牛村。

    “哐哐哐!”

    正要宿下的李郎中家的木门被敲响,他拖着脚步前来开门,神色里倒也没多少不耐,作为附近村落唯一的郎中,他平日里没少被半夜叫起。

    他默默算着,想来想去似乎只有老陈家媳妇怀了孩子,或需半夜求医,莫不是劳作时动了胎气?

    “谁啊?”李乡医一边开门,一边问道,心中已经算准了是陈家大郞。

    门打开,是一瘦弱却难掩清俊的少年,李郎中眉宇间的焦急瞬间散去,却依旧难起什么戒备。

    这少年唇色惨白,周身是掩不去的血气,伤势极重,强弩之末,对于他这样的壮年,无任何攻击力可言。

    果然,他话才落下,淡淡看着他的少年,便一歪身体,挺尸在他门口了。

    “嘶,”李郎中深吸口气,他不懂后世“碰瓷”这一词儿,但此刻心里的感受是一样一样的。

    陆之晏确实有些撑不下去了,但这一歪下,到被李郎中扶入门中,他依旧保有少许清醒,随后在李郎中给他上药过程中,他都存有少许感知。

    直到房间内真正只剩他一人,他才任凭自己的意识被完全拉入黑暗。

    那日在随人贩子队伍,路过青牛村时,他偶见郎中李思泯在田埂边给一妇人看病。

    李思泯说不上是慈眉善目,却非那种见死不救的人,而陆之晏便是认准了他不会见死不救这点。李思泯没感觉错,陆之晏就是“碰瓷”来了。

    连续数日,陆之晏都是那种浑浑噩噩的状态,有时候他感觉他还在玉京皇宫,身侧伴着皇后王湄儿,听她絮絮叨叨地说着各家宗妇流传的琐事。

    有时候他感觉陷身火海,浓烟烈火,灼烧着他的身体和意志,他还在九岁那年望京的大火里没能走出。

    一只带着少许凉意和刺感的手落在额头,陆之晏眼睛睁开,惊坐而起,神色冷峻如霜,眼中爆发的气势,让李思泯呆立当场,许久反应不过来。

    可等李思泯细看,陆之晏脸上眼里哪有什么惊人气势,只有那股大病初愈后的茫然之感。

    但李思泯依旧感觉得出来,这到他家门口求助的少年不甚简单。

    陆之晏侧身看着李思泯,微微低头,神色温和诚恳,“多谢先生救命之恩,和昭没齿难忘。”

    陆之晏表字和昭,这个字是在三年后一次南书房讲课时,王湄儿的祖父王太傅给取的。所以现在还没人能将和昭二字,与当朝太子陆之晏联系起来。

    “何昭……”李郎中李思泯沉吟着陆之晏或可能的家世,但他知道的那些山野村落里,都不可能有养出陆之晏这种气韵的人家。

    索性送佛送到西,好人当到底,陆之晏不过一少年,他力所能及帮一把,也不算什么。

    李思泯问道,“你家在何处,我托人帮你送信过去,让你的家人来接你回家。”顺便给他结算一下这几日的医药费。

    陆之晏略为诧异地看一眼李思泯,他能感受到来自李思泯的善意,可依旧难在他心底触动多少。

    而他能回馈给李思泯的善意,便是在恢复行动之力后,尽快离开,免得将危险牵连给这个善良的山村郎中。

    陆之晏沉默片刻,他抬眸看向李思泯,请求道,“请先生帮我准备点干粮和衣物,等天色黑下,和昭便会离开。”

    不等李思泯开口,陆之晏再道,“先生莫要告诉任何人您见过并救过昭。”

    “你……”李思泯有些反应不过来,见多了有什么说什么的山里人,他极其不习惯陆之晏这种跳跃又潜藏深意的话语。

    但李思泯嗅到了危险的气息,以及陆之晏话语里的诚意,陆之晏会给他报答,却非是现在。

    陆之晏醒来时便是午后,再等两个时辰天蒙蒙黑时,他便和李思泯告别,独自上路。

    从李郎中后门离开,陆之晏观察四周,确定没有行人看到他,在转角处,他转身过来,再对李思泯深深一鞠躬。

    李思泯对于陆之晏只知道“和昭”二字,除此外,陆之晏没有再多透露,他也没再多问。

    但从陆之晏一身的伤痕,他能猜测陆之晏在近日遭遇了什么,生死间走一遭,这看着十岁左右的小少年,依旧冷静而理智,李思泯为此深深震惊。

    李思泯对陆之晏身份的判断,只有四个字,非富即贵。

    踩着夜色和冷风,陆之晏走出青牛村,借星辰定位,他往西北前行,这和玉京截然相反的方向走去。

    他一定会回玉京去,却不会再以前世的方式。

    “咳咳……”陆之晏低咳一声,脚步顿住,他随即翻出衣物添上。

    他得好好保重身体,以一个健康的身体回玉京,以一个健康的身体去迎娶他的太子妃。

    若能多活个十年二十年,陆之晏绝无可能让那爱慕王湄儿的神医留在她身边。

    不可否认,陆之晏心中不止一次想给出过第三条路,生同衾死同椁,生生死死,她都是他的人。

    但到底是舍不得……舍不得也害怕让王湄儿怨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