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第001章

蒹葭妮子 / 著投票加入书签

紫气阁 www.ziqige.net,最快更新东宫养成记事最新章节!

    滚滚浓烟,如一条巨|龙升往望京的天空,夜幕下的北宫哀嚎无数,一群黑衣人行走在烈焰浓烟之中,如同收割性命的死神,所过之处无半点生息留存。

    “殿下,老奴只能送您到这儿了,您记住玉京在东南方向!”

    一个披头散发的老者将换上粗布衣裳的少年往前一推,再回身扛起另一个华服加身、身形与之有五六分相似的少年,不做任何停留,他们往完全相反的方向跑去。

    独自奔逃的少年叫陆之晏,虚岁十一,其实刚过9周岁的生日。

    他除了是望京北宫的主子,还是建国五年的大虞皇朝的太子。

    五年前,陆之晏祖父陆安在玉京称帝,封长子陆辰为太子,长孙陆之晏为皇太孙。

    大虞初建,四海未平,皇帝陆安御驾亲征在外,太子陆辰留守玉京,太孙陆之晏驻守大虞军起义之地,望京,这算是陆安给自己和陆氏留了一条退路。

    大虞初元三年,陆安御军破旧朝南国国都,擒拿旧朝国主,大胜而归,至此再无大楚南国,只有陆氏天下的大虞皇朝。

    同年九月,陆安旧疾复发,除夕夜薨,后太子陆辰继位为新帝,太孙陆之晏为太子,开启安和纪年。

    新帝继位已有一年余,自封位后便驻留望京的太子陆之晏归京之事,也数次提上议程。

    月前,陆之晏收到玉京来信,来迎他归京的圣旨和仪仗已在路上。

    大虞安和二年十一月二十日夜,陆之晏没等来玉京的恭迎仪仗,等来一场大火和夜行黑衣刺客的入侵,而驻守在望京城外的望北军迟迟没有动静。

    陆之晏周边百人护卫从奔逃开始,人数不断锐减。

    百人,七八十人,四五十人,二三十人,十人,七人,三人,一人!

    不,不止一人,那少年陆之晏的身后还站一个明黄龙袍加身,身姿颀长近乎虚幻的阴影,他的五官形容和少年陆之晏像了八|九成,更像是长大长开后的陆之晏。

    丰神如玉,清俊似仙,当然,此刻他的状态,更像是一个鬼神。

    陆之晏跟在少年太子周身十步,神色冷淡地看着少年太子,看他一路跌跌撞撞,躲躲藏藏,在付出血和泪的代价后,褪|去身上与民间市井的格格不入,变得冷漠,警觉和理智。

    他背负着望京北宫一千多条人命,他得活着回到玉京。

    陆之晏对于少年太子的遭遇反应始终冷淡,若非在这个过去的自己身上,看到那点少年时的热血和天真,他还以为自己从出生便是这么冷淡冷血的人。

    他想他大概是快要死了,才以这种第三者的视角回顾他的过去,以及这段改变他命运的经历。

    什么命运?倒霉的运,早死的命。

    他在做着诡异的梦前,刚过了三十岁生辰,三十而立,他成为皇帝不过七年时间,他和湄儿膝下并无子嗣,他死去,才安定数年的大虞又将再起波澜。

    虚影陆之晏脸上少见地浮现少许忧虑之色,却非是担心他死后的大虞,他是在担心他那爱哭的皇后王湄儿,不知他留下的那些布置够不够护她安然度过余生。

    想起她,陆之晏忧虑之余,那无波的冷漠眼神里徒然浮现少许柔|软之色。

    十五岁大婚至今,王湄儿陪他度过了半生,从未离弃,他们之间在皇帝和皇后之外,更先是夫妻,是朋友,是亲人。

    十八岁至二十三岁,太子位被废,拖着病躯,他被囚往望京五年,若无王湄儿相伴相守相护,最后也轮不到他捡漏,来当这个皇帝。

    所以他可以对大虞臣民无情,对任何人无义,却不能也不会对不起王湄儿。

    只是他的病根在少年时便已落下,加之半生跌宕起落,寻到了名医,也错过最佳治疗时间,药石无望,只能拖一日是一日,拖一月是一月。

    这一拖便是三年,想来也到了极限。

    种种思绪转瞬在陆之晏脸上消失,从被太医断定活不过落冠开始,他便已在等着这一日,此刻遭遇,除了对王湄儿的负疚和不舍,倒也没多少恐惧。

    他转身向后,不想在最后弥留之际还在回顾这些不大愉快的经历,或能清醒,他可以再仔细叮嘱湄儿一些事情。

    一步,两步,三步,陆之晏被一股无形屏障挡住,他走不出这少年太子的十步之外,再接连数次尝试,皆是失败。

    陆之晏转身飘在少年太子身后,继续冷眼看着他风餐露宿,吃苦受难以及自不量力……

    “啪!”一鞭子甩在身上,少年陆之晏吃痛地往柴房里侧的草堆滚了滚,眼里爆发的惊人恨意一点点黯去,他抱住自己,在持续闷哼声中被甩了不知多少下鞭子。

    啪!啪!啪……七十四鞭,陆之晏替少年太子数了。

    “吃了熊心豹子胆,敢在我董锐的眼皮子底下带人跑路,本事不小啊!”

    执鞭的黑壮青年便是董锐,安定郡往玉京人贩子线上的一霸,他丢开鞭子,一把拎起少年太子,宽厚粗粝的手掌扼住陆之晏的喉咙,并持续用力收紧。

    半昏迷过去的少年太子脸色涨红涨紫,四肢本能地挣扎抽搐起来,濒死之态,他的存亡只在董锐的一念之间。

    董锐对少年太子的挣扎视而不见,目光扫过周边围观共犯的少男少女们,冷哼一声,将少年太子如破布丢回草堆。

    董锐挥出的鞭子全落在少年太子身上,舍不得破了少年太子这张能卖高价的脸。

    他打算路上就找机会把少年太子卖出去,卖给有那种有特殊嗜好的富绅,这会让年太子落比在他手上还要痛不欲生。

    这次若不是有人告密,等董锐自己察觉,还真可能让陆之晏策划成功了去。

    一旦成功,他人贩一霸董锐的颜面往哪里放,这往后的生意必将受到影响。

    董锐转身走出柴房,战战兢兢的少男少女们许久都不敢动弹一下,许久才有人往柴房的另一边坐下,往日和少年太子交好的几人也随众人坐到柴房的另一边,不敢与少年太子扯上任何干系。

    此时,距离望京北宫遇刺已过去四月,少年太子谨言慎行,混迹市井往玉京去,一路上艰险难以想象。

    他除了一张脸,身上没有任何能证明自己身份之物,冒然找上官府,不仅不会有结果,还可能暴露他还活着的信息。

    皇榜昭告,刺杀他的人是前朝旧部,但这只是明面上的,即便是少年陆之晏也知道那次刺杀并不止表面披露出来的这些。

    否则遇刺当日,望京城外的望北营不会迟迟不现,他们被追杀数日,也无任何救兵到来,这无朝中之人干预,如何做得到。

    不仅前朝旧部要杀他,大虞玉京里也有人希望他永远不要回去。

    前狼后虎,几乎走投无路时,陆之晏不得已主动进入人贩子的视野,借此逃过一劫。

    但这人贩子队伍显然是个狼窝,不是个久留之地。

    少年太子在策划逃跑时,怜悯这些人的遭遇,也想给他们一个机会。

    但他低估了人贩子在这个城镇的势力,以及“人心”二字,逃跑行动至此,除了两个人还未寻到,其他人全被捉回。

    少年太子便是那最后被找到的,平日里很少亲自动手的人贩子头子董锐,亲自执鞭动刑,要借少年太子,树立威赫,绝了所有人的希望。

    在陆之晏被找到后,两个同行的少年,指出他是这次策逃的主谋,此前也是他们二人告的密。

    “就是他,就是他蛊惑我们逃走的……”

    “对,我们不想的,是他逼我们。”

    虚影陆之晏的目光从少年太子身上移开,落到这些四五岁到十一二岁间的少男少女们,他们有的脸上是怯懦,有的是懵懂,有的是畏惧,有的是愤恨,有的是幸灾乐祸。

    恨少年陆之晏没带他们逃成功,害他们受了一顿皮肉之苦,恨少年陆之晏身上那股子未被苦难磨灭的锐气和希望……这种东西,他们哪有资格拥有!

    “我错了吗?”

    少年太子在问自己,他想顺手帮一把他们做错了吗?

    答案很清楚,他错了,错得彻彻底底!

    前狼后虎自顾不暇之时,竟还有善念要救人,他不仅自不量力,还狂妄愚昧之极。

    他只思虑到他逃走后,他们可能被迁怒,却忘了一旦失败,他将彻底万劫不复。

    孟老,卓一,陈冠进,小桐子……这些为了他已经付出了生命代价的人。

    他犯了错,不可饶恕的错!

    虚影陆之晏眯了一下眼睛,感受到来自少年太子心底那股浓烈的情绪,挫败,失望,茫然,痛苦……以及不甘。

    他还未完全放弃希望,直到另一段不堪回首的遭遇到来。

    陆之晏依旧冷眼看着,他只是在回顾过去,这种诡异的游魂状态,他改变不了任何早已经发生的事情,太多情感的代入,只会让他无意义的消耗情感,死得更快。

    但也不可否认,这次的遭遇彻底改变了他的理念,甚至影响到他此后半生的性格和行为方式,面上冷淡清正,其实冷血无情至极。

    少年太子眼睛缓缓闭上,沉底昏迷过去,呼吸也越来越轻,越来越轻……

    陆之晏徒然感受到一股黏住他四肢的吸力,别说飘了,就是动弹一下手指都显得奢侈,在意识也被彻底胶住前,陆之晏以为他该是要死了。

    死了,也好。

    没有他,不过二十六岁的王湄儿,或可以开始一段全新的人生。

    他为王湄儿准备了两条路,一是垂帘听政的当权太后,有他留下的兵符和圣旨,以及前庭王家扶持,无论哪个宗亲上位,也动不了她分毫。

    只是他知道的王湄儿并非是对权势青睐的女人,她唯一能算兴趣的便是山水书画。

    所以他在一条路的基础上为她再准备了第二个选择,绝顶高手和神医相伴,她可以四处游历,走遍曾经所有她想去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