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黑鹳受震动,野生黑鹳生性机警且胆小

0 Comment


中国林业网4月13日讯
图片 1
最近,黑豹野生动物保护站在日常巡护时,经常看到无人机在山间或水边飞翔,这严重影响了黑鹳的觅食和繁殖。胆小的黑鹳每次见到无人机都会仓皇逃走。
国家一级重点保护动物黑鹳,生性机警而胆小,但听觉、视觉十分发达,人离很远时就凌空飞起,所以人们很难接近它。黑鹳的繁殖期是4月至7月,它们有沿用旧巢的习性,常筑巢在偏僻的峭壁之上。
此外,随着游客增多,十渡地区的漂流、沙滩摩托、快艇等游乐设施也开始搭建或修复。黑鹳的许多觅食地和栖息地,慢慢变成了人们游乐的场所。(记者刘琳)

类似的情况也时有发生。李理说,春暖花开,正是野生黑鹳的孵蛋期。根据他们的监测,今年“英雄母亲”黑鹳大壮会再次生下宝宝。一旦无人机追拍的情况频发,受到惊扰的黑鹳,很可能会弃巢而去,蛋也不要了,远走他处。

清明小长假将至,很多人已经开始收拾行囊为出游做准备,一身“科技范儿”的无人机这几年备受推崇,被视为出游拍照的一大神器。不过,在濒危珍禽、国家一级重点保护动物野生黑鹳的栖息地——房山拒马河流域,无人机俯冲、低飞、近距离跟拍黑鹳的现象时有发生。对此,长期监测野生黑鹳的北京黑豹野保站通过本报向社会呼吁,合理使用无人机,还野生黑鹳一个清静的栖息地。

“黑鹳是迁徙性的鸟类,按习性来说,每年南下北上是大多数黑鹳的迁徙规律。在拒马河流域,这里宜居的环境让一部分黑鹳选择留在了北京。所以,能留下是黑鹳的福气,也是北京的福气。我们呼吁大家,在野生动物出现的地方,不要用无人机去打扰它们。拍鸟时,也要注意分寸,做到文明拍摄。”

图片 2

本报记者 刘琳

图片 3

难得一见的黑鹳集群,里面夹杂着几只白鹭。

“黑鹳是迁徙性的鸟类,按习性来说,每年南下北上是大多数黑鹳的规律。在拒马河流域,这里宜居的环境让一部分黑鹳选择留在了北京。所以,能留下是黑鹳的福气,也是北京的福气。我们呼吁大家,在野生动物出现的地方,不要用无人机去打扰它们。拍鸟时,也要注意分寸,做到文明拍摄。”

难得一见的黑鹳集群,里面夹杂着几只白鹭。

据记者了解,不久前,国家林业和草原局专门就2019年全国春季候鸟保护工作召开了电视电话会议,对加强候鸟保护、打击破坏鸟类资源违法犯罪活动等工作进行全面部署。会上特别要求,要规范对各类观鸟活动的管理,引导公众树立文明观鸟、拍鸟理念,禁止未经批准擅自进入自然保护区观鸟的行为,严禁进入自然保护区的核心区和缓冲区观鸟,不得追逐惊扰野生鸟类,除科学研究等特殊用途外,严禁使用无人机拍鸟,更不得以拍鸟为名捕捉野生鸟类进行“棚拍”,干扰其正常栖息活动。

清明小长假将至,很多人已经开始收拾行囊为出游做准备,一身“科技范儿”的无人机这几年备受推崇,被视为出游拍照的一大神器。不过,在濒危珍禽、国家一级重点保护动物野生黑鹳的栖息地——房山拒马河流域,无人机俯冲、低飞、近距离跟拍黑鹳的现象时有发生。对此,长期监测野生黑鹳的北京黑豹野保站通过本报向社会呼吁,合理使用无人机,还野生黑鹳一个清静的栖息地。

但越来越密集的人类活动,让胆小的黑鹳备受惊扰,尤其是随着无人机的普及,到野外航拍的人越来越多,一些游人在航拍时发现黑鹳后,用无人机各种不文明的追拍现象时有发生。

但越来越密集的人类活动,让胆小的黑鹳备受惊扰,尤其是随着无人机的普及,到野外航拍的人越来越多,一些游人在航拍时发现黑鹳后,用无人机各种不文明的追拍现象时有发生。

“前几天,我们在巡护过程中正巧碰到了一起这样的事件。当时,4、5只亚成体黑鹳,也就是黑鹳幼鸟,它们正在河边捕食。突然,不知是谁操纵的一架无人机从远处飞过来,嗡嗡的声音特别大。”李理说,这些亚成体的小黑鹳不像它们的爸爸妈妈那样经验丰富,稍有风吹草动就会振翅飞离危险的地方,小黑鹳们没见过这样的情况,当时都懵了,傻呆呆地站在滩涂上互相看了又看。

“前几天,我们在巡护过程中正巧碰到了一起这样的事件。当时,四五只亚成体黑鹳,也就是黑鹳幼鸟,它们正在河边捕食。突然,不知是谁操纵的一架无人机从远处飞过来,嗡嗡声特别大。”李理说,这些亚成体的小黑鹳不像它们的爸爸妈妈那样经验丰富,稍有风吹草动就会振翅飞离危险的地方,小黑鹳们没见过这样的情况,当时都蒙了,傻呆呆地站在滩涂上互相看了又看。

当时,这架无人机距离小黑鹳们还比较远,起初并没有发现它们,后来应该是看到了它们,无人机竟俯冲下来,一路追拍小黑鹳,逼近到距离它们仅有20米的地方,小黑鹳们吓得四散飞走。

图片视频提供 李理

图片 4

流水潺潺、鱼美虾肥的房山拒马河,是濒危珍禽黑鹳的重要栖息地。长期从事动物保护的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副秘书长郭立新说,野生黑鹳在全球的现存量约有两千多只,所以,它们被称为“鸟中大熊猫”。在房山十渡,黑鹳从2000年被发现时的3只,增长到目前的近50只,高峰期数量一度达到近70只,可以说,这是极小动物种群在北京得到有效保护、种群数量快速增长的典型,十分难能可贵。

有着丰富野外经验的李理介绍说,鸟类的感官非常敏感,通常它们和人类之间是有安全距离的,大约相隔100米左右,一旦发现人类活动接近它们的“警戒线”,出于本能它们就会飞走。因为没有经验,加上又是亚成体,所以,这架无人机到达了距离小黑鹳仅20米的地方。

北京黑豹野保站见证了野生黑鹳种群数量的每一阶段可喜变化,保护站的一群年轻巡护员在19年间不断监测黑鹳种群,为保护它们的栖息地做了巨大努力。站长李理告诉记者,房山拒马河流域的野生黑鹳数量这几年稳定攀升,每年都有小黑鹳顺利出生,种群添丁进口。剖析原因,离不开拒马河流域整体生态环境的巨大提升。

北京黑豹野保站见证了野生黑鹳种群数量的每一阶段可喜变化,保护站的一群年轻巡护员在19年间不断监测黑鹳种群,为保护它们的栖息地做了巨大努力。站长李理告诉记者,房山拒马河流域的野生黑鹳数量这几年稳定攀升,每年都有小黑鹳顺利出生,种群添丁进口。剖析原因,离不开拒马河流域整体生态环境的巨大提升。

当时,这架无人机距离小黑鹳们还比较远,起初并没有发现它们,后来应该是看到了它们,无人机竟俯冲下来,一路追拍小黑鹳,逼近到距离它们仅有20米的地方,小黑鹳们吓得四散飞走。有着丰富野外经验的李理介绍说,鸟类的感官非常敏感,通常它们和人类之间是有安全距离的,大约相隔100米左右,一旦发现人类活动接近它们的“警戒线”,出于本能它们就会飞走。因为没有经验,加上又是亚成体,所以,这架无人机到达了距离小黑鹳仅20米的地方。

在北京房山十渡,黑鹳从2000年被发现时的3只,增长到目前的近50只,高峰期数量一度达到近70只,可以说,这是极小动物种群在北京得到有效保护、种群数量快速增长的典型,十分难能可贵。

图片 5

类似的情况也时有发生。李理说,春暖花开,正是野生黑鹳的孵蛋期。根据他们的监测,今年“英雄母亲”黑鹳大壮很可能会再次生下宝宝。一旦无人机追拍的情况频发,受到惊扰的黑鹳,很可能会弃巢而去,蛋也不要了,远走他处。

流水潺潺、鱼美虾肥的房山拒马河,是濒危珍禽黑鹳的重要栖息地。2014年,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授予房山区“中国黑鹳之乡”。长期从事动物保护的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副秘书长郭立新说,野生黑鹳在全球的现存量越有两千多只,所以,它们被称为“鸟中大熊猫”。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